您好
欢迎访问

卡券批发平台(“纸螃蟹”热度下降淘宝商家承诺死蟹不赔才发货)

新京报记者发现,批发商、外包客服、不合格品牌可以从蟹卡、蟹券中获利; 业内称“纸蟹”人气下降

金秋十月是吃螃蟹的最佳时节,但不少消费者却遇到了蟹卡、蟹券领取难的问题。 早在今年8月,刘女士就在网上以68元的价格购买了一张“原价798元”的西峰阁螃蟹卡。 干预以获得退款。

事实上,刘女士所报道的只是“纸蟹”产业链的冰山一角。 新京报记者发现,蟹卡、蟹券的流行催生了专门从事兑换服务的外包公司,新老企业衔接不畅加剧了兑换难度; 就品牌经营者而言,部分企业在前提下售卖螃蟹卡,最终钱花光了,导致消费者无法兑换; 在水产品批发中,部分商家虚报价格,冒充名优产地卡券批发平台,引发消费者投诉。

交换

交货难,纠纷多

公开资料显示,刘女士购买螃蟹卡的淘宝商户“喜风阁旗舰店”实际由苏州喜风阁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喜风阁公司”)经营。 公司注册于2016年4月,拥有“喜风阁”、“蟹太太”、“全光鲜”三个商标。 2019年9月,西风阁公司还因“蟹太太”网购合同纠纷案被诉至法院。

黑龙江法院网发布的庭审视频显示,2018年9月,潘先生在“蟹太太”网店共花费1.43万元购买了9张蟹卡。 12月要求赎回螃蟹时,潘先生被商家要求承诺在发货前不支付死蟹的费用。 潘先生认为,此前产品销售页面上并未提及此要求,希望商家能够按照承诺进行换货。 然而,2019年9月,潘先生仍未收到螃蟹,遂将西风阁公司告上法院。

事实上,螃蟹换卡纠纷在业内屡见不鲜。 据大闸蟹主产区苏州市相城区市场监管局向新京报记者提供的数据,截至今年10月18日,该局共接到大闸蟹投诉816起,其中包括 753 起有关螃蟹卡的投诉。 其中,重量不足投诉612起,配送问题投诉72起,虚假宣传投诉18起。

据苏州市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副会长、苏州市阳澄湖苏育水产有限公司董事长顾敏杰介绍,蟹卡兑现难的原因是消费者和消费者对大闸蟹的品质认知存在差异。商家。 吃大闸蟹的最佳季节是10月下旬,所以商家会在10月下旬和11月推货出货,但消费者往往认为中秋国庆期间吃螃蟹最好,所以旺季赎回将集中在10月初。

顾敏杰举了个例子,假设某公司在预计总产量后发出5万张蟹券,按照每天捕捞几千张计算,大概需要两个月的时间才能发货,但如果订单全部要求一个月内换货,会出现货源短缺的情况。

客户服务

外包客服加剧汇兑困难

除了订单集中导致换汇困难外,外包客服的存在也加剧了这一问题。 据消费者邓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2018年,朋友送了她一张1688型的三家村蟹业蟹卡,领取日期为每年9月下旬至11月20日。

2019年9月9日,邓女士在螃蟹卡指定网站兑换了螃蟹,并预约了国庆前发货。 然而打折信息,到了10月8日,邓女士还没有收到货。 为此,邓女士致电蟹卡客服电话,被告知商家从未销售过相关卡券,因此拒绝发货。

向商家投诉后,10月13日,邓女士收到一箱“张德宏牌阳澄湖大闸蟹”。 天眼查显示,“张德宏”是三家村蟹业的注册商标之一。 既然三家村的螃蟹生意还在,还能预约成功,为什么邓女士前期无法顺利取货?

卡券批发平台(“纸螃蟹”热度下降淘宝商家承诺死蟹不赔才发货)

10月20日,曾在三家村蟹业工作的一名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外包公司去年实际上负责公司交易所平台的运营。 因为外包公司跑路了,所以今年提不了货。 虽然去年的螃蟹卡可以进入页面进行兑换和预订操作,但实际上并没有人统计过数据。

还有金蟹馆因为第三方客服导致发货出现问题。 消费者杨女士称,她在电话换货时了解到相关客服不再负责金蟹阁换卡业务,并得到了新的客服联系方式。 新客服称,金蟹阁兑换的是阳澄湖大闸蟹,但杨女士发现蟹扣的形状与官方认证的不一样。

10月18日,新京报记者以消费者身份致电客服,对方表示自己是外包公司,只负责换卡业务。 金蟹阁食品旗舰店客服称,其大闸蟹来自全国各大湖区,以苏北和苏南居多,但并未正面回应“阳澄湖大闸蟹”的真实性在商店里。

业内人士指出,第三方平台夹在商家和消费者之间。 如果他们对商家的实际操作没有很好的了解,就很容易造成误会。 此时,商家应向消费者作出合理解释。

品牌方

不合格商家卷款跑路

与上述情况相比,更让消费者头疼的是“查店无门,退卡无门”。

有消费者表示,自10月11日起,Ziao旗舰店所有提货日均已达到提货上限,手机关机,淘宝页面显示商品已下架。 根据消费者提供的客服截图显示,Ziao旗舰店称公司内部经营出现问题,股东收款但不发货。 已向警方报案,法院正在寻求帮助。 同样有产品下架的门店还有羊城府大闸蟹官方店和寿在淘中旗舰店。

苏州市阳澄湖前城农业科技专业合作社总经理马跃指出,卖蟹卡需要一定的资质。 一般来说,如果要将它们整合到超市的购物卡中,需要向央行缴纳保证金; 必须向商务部支付保证金。 “手续是有的,押金数额也不小。比如蟹农自己印蟹卡的可能性不大。而卖蟹卡跑路的商家应该没有资质,挪用资金的可能性更大。” “

据多位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一些商家也会利用消费者心理牟利。 比如有些商家会有以次充好的侥幸心理,被消费者发现后“不幸”退货或补发。

此外,企业发放的卡券数量大于库存,取卡高峰期可能难以兑换。 “这个很‘深奥’,商家知道很多人买螃蟹卡当礼物,也不会马上提货,最后提货人手里的螃蟹卡不知道怎么样了很多次他们都被转移了。即使有问题,他们也找不到源头。可能没什么。 相关业内人士表示,某种程度上,蟹卡、蟹券已经货币化,部分商家靠纸蟹“空手白狼”。

针对上述问题,新京报记者以消费者身份咨询全国消费者投诉举报平台。 工作人员表示,没有大闸蟹是变相欺骗,出现大闸蟹券售罄、企业消失的现象,涉嫌诈骗。 建议消费者谨慎辨别。

批发商

产地价格可以“注水”

除了取货困难,“纸蟹”的标价也有不少水分。 10月14日,新京报记者在淘宝平台上搜索“蟹卡”,发现首页展示的16款商品,“原价”700-1600元,促销价为700-1600元。不到300元。

10月17日至19日,新京报记者以消费者身份走访北京多家海鲜市场发现,以公4两母3两的8只大闸蟹套餐为例,虽然标价区间标明价目表上是700-1600元,但商家说买多可以优惠卡券批发平台,每盒最低280元。 甚至有商家表示,“如果是赠品,你可以在螃蟹卡上标出你想要的任何价格”。

在北京市海淀区某水产批发市场,得知记者正在寻找高档大闸蟹礼盒礼品卡后,一位商家表示,他卖的大闸蟹虽然来自其他产区,但可以加上“阳澄湖大闸蟹”蟹扣,1元一只。 换卡时,蟹盒包装上虽然没有“阳澄湖”字样,但有拼音注解。

商家还表示,每个蟹扣的进货成本在30美分左右,扫码即可。 扫描二维码后,记者发现手机上出现了阳澄湖大闸蟹的介绍图片。 新京报记者随后将蟹扣图片发给苏州市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求证,得到回复称,阳澄湖大闸蟹官方蟹扣为长方形橙色,周边协会发布的阳澄湖标准化池塘蟹扣呈浅绿色。 这个蟹形扣是锻造的。

对于蟹卡价值注入现象,苏州市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副会长顾敏杰认为,可以分为两种情况:一是市场行为,即部分商家利用低价促销来打造他们的品牌并吸引了一些客户; 另外就是可能存在以次充好的问题,也是违法的。

相城区市场监管局表示,低价蟹卡是商家恶性竞争的结果。 当价格不足以支撑成本时,就会出现质量、交期等问题,引发大量消费者投诉,很容易造成“卷款跑路”。 路”风险。对此,相城区市监察局对辖区内210家大闸蟹电商经营者和400家网店进行了线上排查,并对低价蟹券进行了两次约谈。

产业延伸

蟹卡从升温到降温

据苏州市相城区阳澄湖大闸蟹商会会长张全恩介绍,2005年左右,江苏昆山出现了“纸蟹”。 当时主要在公司和单位之间流通,一般人很少购买。

在北京市东城区一家大闸蟹专卖店,店主向新京报记者展示了一张10年前的螃蟹优惠券。 “那时候,老螃蟹券是公司定制的,一般是送给客户或者员工的,对方的名字都用大字印着,我们在下面留下了送货地址和电话。” “

自2011年电商兴起以来,蟹卡、蟹券开始走进寻常百姓家。 据新京报统计,淘宝前20大闸蟹店中有14家是2011年以后开业的,其中开店最密集的时间段是2011年和2015年。

事实上,蟹卡的兴起也给传统的蟹业带来了一定的冲击。 在浙江从事大闸蟹销售的吴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从2015年开始,各商家开始在电商平台低价销售蟹卡。 纸蟹比真蟹更受欢迎。 传统渠道受到影响。 挤压。

同样从2015年开始,关于换蟹卡、蟹券的投诉开始增多。 据苏州市消保委工作人员介绍,每年9-10月,蟹卡投诉都会密集出现。 今年以来,苏州市消保委每天都能接到十几通投诉电话。 螃蟹质量等。“只要涉及到涉及券卡的产品,全国都会出现类似的问题,虽然有监管,但难免有疏漏。”

经过几年的野蛮生长,“纸蟹”的热度从2018年开始下滑。据最早加入网购大闸蟹的苏州阳澄湖苏育水产有限公司董事长顾敏杰介绍,回忆说,蟹卡热潮在2015年到2017年间达到高潮,占营业额的50%。 “现在只能占1/3。”

顾敏洁说,制作螃蟹卡的程序很多。 例如,如果他们在网上销售,他们不仅需要向当地商务局备案并支付保证金,还需要向电子商务平台支付保证金。 同时,平台方也会监控店铺的发货量。 如果输送量过少或异常,它会发出警告。 若警告无效,将关闭店铺,冻结未结算资金。

“现在我们更倾向于卖一份存货赚一份钱,但蟹卡还是有一定市场需求的,毕竟送货方便。” 顾敏洁说道。

赞(0)
转载请注明出处:0512打折网 » 卡券批发平台(“纸螃蟹”热度下降淘宝商家承诺死蟹不赔才发货)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