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访问

北京新开一家大型折扣仓储店(莫过于突然撤出广东市场,它的战略算盘是什么?)

过去一周,零售圈讨论最多的话题莫过于荷兰万客隆突然宣布退出广东市场。 马克龙为何退出? 它的战略算计是什么? 这件事是否宣告了中国仓库会员店业态的失败? 万客隆离开后,广州现有的正大万客隆店是否会发生变化? 这种变化对行业意味着什么?

撤军之际,揭开公平之谜

上周末,万客隆母公司荷兰SHV与嘉博帆集团达成协议,将双方在广东成立的合资企业正大万客隆35%的股权转让给香港上市公司香港富泰。正大旗下的公司。 此后,正大的持股比例由此前的35%直接持股变为目前的70%间接持股,其余30%仍由广州嘉靖公司持有。

在粤商眼中,正大万客隆的股权组合多年来一直是个谜。 据了解,万客隆的股权转让并非直接在广东合资公司内部进行,而是通过其在香港的合资公司进行。 SHV刚进入中国市场时,与正大集团在香港合资成立正大万客隆投资公司SHV-CPV。 其中,SHV持有50%的股份,其余50%的股份分别由CP Merchandising Co., Ltd和Charoen Pokphand Group Co. Ltd持有,均为香港控股股东Ramon Limited的联系人孔福泰。 在此基础上,与广州嘉靖合作成立了正大万客隆。 此次,香港富泰以3221.71美元收购SHV-CPV 50%股权,从而间接持有广州正大万客隆31.5%股权和汕头正大万客隆40.5%间接股权。 公告显示,截至去年12月底,SHV-CPV综合资产净值为6.91亿港元,净亏损为1513.98万元。 因此,在本次收购中,针对正大万客隆旗下广州正大与汕头正大之间的纠纷,在考虑对价时,将以备抵形式计入调整费用602.1万美元。

弃南守北凸显市场温差

前不久,万客隆刚刚结束在台湾的业务,现在又要离开广东了。 万客隆的这一系列举动,很可能是因为SHV集团为了集中发展高利润业务而缩减了分销业务,因此不得不关闭部分亏损门店。 因为成立于1896年的荷兰SHV集团,主要是一家房地产公司,在从事分销业务的同时商场打折,还从事石油勘探等其他多元化业务。

万客隆在中国的发展并不理想。 它在亚洲拥有48家门店,其中发展最成功的是泰国,拥有20多家门店。 因此,万客隆原本认为在中国这样的大国开150多家门店是没有问题的。 然而北京新开一家大型折扣仓储店,自1996年进入中国以来,近6年只开了7家店。 在这种情况下,万客隆是否会全面退出中国市场?

根据我们的分析,完全退出的可能性不大。 因为从种种迹象来看,万客隆重点在亚洲和南美开店的政策没有改变。 然而,要想在亚洲大力发展北京新开一家大型折扣仓储店,很难绕开中国这个高速增长的最大市场。 目前,万客隆在中国的7家门店分布为:广州2家,南海和汕头各1家,北京3家。 中国北方和南方的发展状况大致相似。 但广东传统批发市场发达,对新兴业态发展形成较大阻碍。 相比不如广东成熟的北方批发市场,它对仓库会员店的承载能力更强,销售业绩应该会好于广东。 更重要的是,中国国际工会在北方的10,000 KL是国务院批准的。 由原中国土畜产品进出口总公司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中国粮油进出口总公司、中国纺织品进出口总公司共同组建。 万客隆成立,不久前获得了在国内商业开放试点城市开设30家门店的许可。 如此宝贵的政府资源和政策资源,SHV自然不会放过。 因此,估计万客隆在中国采取的是弃南护北的策略,至少短期内不会撤出北方。

集贸市场和大卖场仓储式门店的两大劫难

目前,在中国开设仓储式会员店的跨国品牌有4家,其中3家落户广东。 盘踞上海、业绩最好的麦德龙,至今未进华南; 沃尔玛山姆会员店六年前在深圳开设第一家门店,至今没有进一步发展; Pricesmart目前在广东中山只有一家门店; 从广东撤军,这是否标志着广东仓储式会员店业务的失败?

仓储式会员店一般位于地价和租金便宜的城乡结合部。 建设和改造成本是百货店的一半,比超市低40%,比折扣店低20%。 业务品类广泛,但每个品类不超过3-4个品种。 同时,商品以原包装陈列在货架上,店内过道宽敞,可供叉车和托盘将商品运送至货架。

目前国内的会员制仓储式门店大致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以沃尔玛山姆百货、Price Smart为代表的美国派,一种是以万客隆、麦德龙为代表的欧洲派。 两派最大的区别在于后者需要缴纳一定的费用才能加入会员。 在成本低廉的同时,商场可以通过大额的会员年费实施不同的买断策略,使商品的进货价格更低,品种更精细。 但在市场定位上,两派都针对有车消费者、零售店和接受其经销的小批发商。

事实上,仓储店进入广东时,并没有立足于最初的定位设计。 1996年万客隆进入广州时,当地零售业还处于传统百货时代,大卖场还没有出现。 因此,万客隆开业首日400万元的销售额,其实是因为大卖场、超市的大量非团散客。 后来,随着广州零售业态的多元化,这些消费者被品种更多、购物更方便的大卖场分流。

“更致命的是,广东的小生产、小批发业高度繁荣,无论是农业领域还是工业领域,都有千军万马,造成山寨效应。” 广东省经贸委市场部陈荣秋认为,这些小生产、小批发商无法进入规范化经营的超市,因此需要配套的分销渠道。 广东发达的批发市场恰好满足了这一需求。 批发市场与仓储式门店的目标客户相似,其众多的非标准化运营使其运营成本低于标准化运营的仓储式会员店。 “这样一来,仓储式门店就处于双重夹击之中:想走散客路线时,打不过高速发展的大卖场;想重回批发、团客路线时,则打不过。”被发达的批发市场割断,可想而知其处境艰难。 1996年沃尔玛首次进入中国时,作为试验,同时推出了大卖场和会员制山姆店两种业态,目前已有20多家大卖场,但在深圳只有一家山姆店, 这显示了问题。

春天在招手,等待还很长

陈荣秋认为,随着未来连锁零售业规模化、规范化、效率化的提升,以及企业自律的加强,集贸市场细长、不规则、低效的批发渠道越来越被零售商抛弃; 零售企业从流通的终端地位上升为龙头地位,要求批发商从服务厂家的“代销”转变为服务零售商的“代购”。 ,还要通过中间流通创造新的附加值,也就是说,批发业必须成为“零售店支持业”。 但集贸市场经营主体分散、规模小,缺乏功能创新,缺乏增加和提升采购、信息、物流、流通加工、促销等增值服务功能,使其批发客户群萎缩。

因此,从理论上讲,传统集贸市场的业态已经进入衰退期,其零售功能将由标准食品超市、大型综合超市、各类专业店、专卖店等接踵而至。 ., 及其批发功能。 替代格式必须是会员仓库商店。

然而,在广东这样剩余劳动力多、崇尚“小老板”的市场环境下,农业生产仍以家庭为主,大量作坊式加工制造业长期存在建立有序的市场秩序还需要长期的努力。 交替的步伐将更长。 马克龙退出广东,体现了这次换人的难度和时间长短。 在市场环境还不成熟的情况下,早期进入广东的仓储式会员店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和资金去等待。 如果追求短期回报,像荷兰SHV集团那样及时退出才是明智之举。

万客隆老店或成“荷花”

万客隆退出后,广东现有的正大万客隆店很可能面临装修。 不太可能继续使用 Makro 品牌。 最有可能的是将其改造成一个大卖场,打上一初莲花的牌子。 一初莲花是正大旗下的另一个零售系统。 主要在华东地区发展,尚未进入广东市场。 广东大部分商家都不知道它长什么样子。 所以这里介绍一下。

一初莲花由正大集团旗下一初流通投资有限公司与上海蔬菜集团公司共同出资设立,由正大集团全资控股的上海一初贸易有限公司管理。 其经营模式与沃尔玛、家乐福类似,面积约2万平方米,商品种类在5万-7万种。 自1997年在上海开设第一家门店以来,一初莲花到2002年底已在上海开设了10家门店,并在杭州、武汉等大中城市设有分店。 1997年销售额3.5亿元人民币。 1998年销售额增至10亿元,客户数也增至2600万。 (来源:粤港信息报记者田爱丽实习生吴小云)

赞(0)
转载请注明出处:0512打折网 » 北京新开一家大型折扣仓储店(莫过于突然撤出广东市场,它的战略算盘是什么?)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