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访问

上海置地广场折扣(有营业员怀念这份闭店公告,到底在怀念什么?(组图))

作者/顾正江天涯

在 Landmark 宣布即将关闭后,掀起了一股怀旧和回访的热潮。 置地广场于1997年1月正式开业,地处游客众多的南京东路,也是上海人非常爱逛的商场之一。 名称。 很多上海人,尤其是80、90后的上海人,对置地广场还能回忆起一点点,但套用一个被过度使用的问题——“当我们想念置地广场时,我们想念的是什么?”

01

12 月底的一个星期一,Landmark 的销售人员多于顾客。

当然商场打折,那是当时整个上海商圈的状态。

售货员之间窃窃私语的交流是:“你晒过你的太阳了吗?” “我觉得快?”

但是,它明显不同于其他商场。 Landmark Plaza门口张贴着12月9日发布的停业公告,告知顾客:

“因商场与业主的租赁合同到期,我们将于2023年1月31日22:00结束营业后正式关店并终止运营。”

地标入口

竖立关闭通知

走进商场,到处张贴着红色告示——谢幕清场。

部分营业员在门店停业公告发布后错过了周末,许多顾客蜂拥而至。

无论是网友口中“置地广场是与上海80后、90后一起成长的青春”的怀旧打卡,还是“打折关店清仓”,熙熙攘攘的车流总是让人心潮澎湃。

但是见惯了世事的老业务员,还真的觉得这样的人流是小case。

购物中心已满

《谢幕清场》海报

说起置地广场的辉煌,《黄埔年鉴》数据显示,2008年面对金融风暴,销售额再创新高9.76亿元,上海单体百货销售额排名升至第五位.

2010年,置地广场进行结构布局整合,全年实现销售额10.88亿元,创历史新高。

毕竟数据冰冷,5楼男鞋专柜的店员用平静的文字为我们描绘了一幅生动的图画。

“我是2013年来的,每天2万元的营业额,感觉好忙。同事跟我说,你干什么?2010年,我们要做到一个月100万。”

她于当年6月加入公司,几个月后,她很快就体验到了月销售额近百万的忙碌。

“现在这个时候其实正好是旺季,快到春节了,大家都出去买东西了。我们三个试鞋大凳子,都坐满了人,坐不下的话,坐在展示柜上。”

她的品牌鞋子一直保持在1000多元的价格,近2000元一双。 虽然男性在购物时对价格没有那么敏感,但年底的年终折扣还是会吸引他们。

02

每年12月31日,跨年大促当天,Landmark将营业时间延长至深夜12:00,并在最后4小时进行“50折大促”等活动.

一夜之间,商场里人头攒动,狭窄的电梯里挤满了人。

甚至出现了抢不到试衣间,“男人干脆在柜台脱下内裤,把自己选的衣服穿在身上”的一幕。

这是购物中心的黄金时代。

上海商场的跨年促销现在是双十一。

地标

开场广告

元旦报纸上充斥着“年货大减价引发‘购物热’”、“购物高峰期排队两小时付钱”等头条新闻。

1997年1月9日正式开门迎客的置地广场,赶上了这样的黄金时代,一度是“优等生”。

设计之初,香港置地斥资1200万美元巨资。 商场扶梯外,6台日本进口东芝大容量豪华观光电梯,每台电梯都配有“梯姐”。

上海置地广场折扣(有营业员怀念这份闭店公告,到底在怀念什么?(组图))

1999年4月,置地广场7楼全层推出“名牌专卖店”,引入奥特莱斯经营模式,全场30-50折。

这在上个世纪末就已经超前了。 特约商户中心还尝试了会员制,打造客户粘性。

1999年推出

“品牌专业中心”

比较先进

一个月后,近2万人次申请特卖会员卡。

《新民晚报》1999年5月10日对此予以肯定:“置地广场严格划清奥特莱斯商场与正常商业商场的界限,周末仍能实现日均100万元的销售额。”

1999年10月29-31日,Landmark奥特莱斯中心推出了为期三天的Esprit大型特卖会。

结果,29日一早,就有年轻人在门口排队。 到中午11:00,Landmark不得不紧急控制进出东门的人数。 有数百人排队,将Landmark围了半圈。

晚上7点40分,首日特卖活动因商品售罄而提前结束,创造了单品牌破百万的“日成交量”。

03

不断开发新战术是香港置地那个时期的关键词。 新潮、年轻、白领是其顾客的写照。

在小红书上,有网友发了一条“在置地广场快关门时记录的”:

“大四的时候,听说香港置地在做199-100的活动,就坐地铁出发了。当时置地广场人山人海,艾格也没有退出华人当时的市场。我在艾格买的那件毛衣现在还在我的衣橱里……”

曾几何时,置地广场给上海的80后、90后上了一堂时尚教育课,“我认识了思加图、ST&SAT、BELLE、Eland、Ochirly、JackJones……”

地下2F

是品牌折扣区

有一些“时代的眼泪”品牌

一些品牌商品是为某些仪式场合购买的。

有网友回忆:“还记得第一次去男朋友家,在Landmark买了一条米色的中高档连衣裙,因为后面是无袖的,妈妈说不合适,没穿它。”

看完报纸数据库里关于置地广场几十万字的报道,不禁有些感慨:它曾经是顾客心中的“小甜心”。

以前媒体报道喜欢拿一些传统商场跟它比较,意思是:看它,学它。

除夕夜

热闹的气氛又恢复了

关店公告发出后,分析报告仍会将置地置地与一些新商场进行比较,意思是:看一看,学学。

河东和河西根本不需要三十年。

04

每当一些品牌落幕的时候,总会有一些怀念和时代的泪水。

当然,也只能是怀旧,因为即便是怀念它的人,也有很多年没有踏足Landmark了上海置地广场折扣,除了发朋友圈或者发评论。

感情上很不情愿,但我已经投了脚下的方向。

我们在8楼

我遇见了陆小姐

买了一件衣服

在8楼,我们遇到了全家养康之后出来逛街的卢女士。

上海置地广场折扣(有营业员怀念这份闭店公告,到底在怀念什么?(组图))

这位90后妹子把选择商场的理由说的清清楚楚:有小朋友玩的游乐场或者培训中心,有家长消磨时间的咖啡馆,还有网红餐厅……

体验感是我们现在对商场最大的要求。

就连大妈们也跟上时代的步伐,都想选择那些电影好看的商场。 ()

和所有实体商场一样,置地广场也面临着线上经济的挑战,但对它来说,更痛苦的是连转型都困难重重。

要有体验感,就土地而言,实在是“臣妾所不能”。

开业时曾是宣传重点的约3000平方米的单层面积,如今似乎很难有所作为:没有电影院,没有亲子活动中心……

Landmark地下一层及二层

曾经是酒店

有些价格相当可观

它也很努力。 2009年,商场地下一层进行调整,休闲食品面积扩大一倍。 有正鲜寿司、快乐柠檬、唐饼、吉瑞咖啡、一知多等。

不过这次去了,品牌又轮换了,在蜗牛壳里努力打造道场,推出可以吃的餐厅。 但受限于面积,只能做快餐店,成不了大气候。

没有什么可体验的。 置地广场一楼电梯上下只能是纯购物。 但是现在,购物还需要线下吗?

地下二层

蜗牛壳里的道场

开一些外卖餐厅

十年前,被媒体称为“小弟”的电子商务,十年后已经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虽然理智的我们明明知道不存在也有道理,但每次还是愿意写下这些上海人有共同记忆的品牌、商场、餐厅。

可以说是一种怀念,怀念的是大家一起逝去的青春。

网友们说的也是另外一回事:

“那时候我们没有网络,年底的人潮是前所未有的,那时候还没有疫情,大家互相聊天,并肩排队,抱怨人多.同时,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提着大袋子上海置地广场折扣,沉甸甸的,我喜欢那种人头攒动又开心逛街的感觉,好怀念。

参考:

1. 孟玉峰,《“喷雾计”每天吸引数万顾客——来自地标外贸商场成功的启示》,新民晚报,1997年8月21日

2、《名牌不再保留,上海第一家专业名牌奥特莱斯店问世》,申江服务指南,1999年4月28日

3、李艳秋、张谷伟、许斌中,《“打折游戏”修炼“专业”消费》,晨报,2006年1月25日

4、《开年满月,新品首发》,申江服务导报,1999年6月2日

5. 王鑫,《最后伤害我的人》,新民晚报,1999年5月10日

6. 陶玲、碧兰,《年轻人排队为什么,ESPRIT再次震撼》,1999年10月30日

7、小张,《名牌有特价,打折不谈》,新民周刊,2000年5月1日

8、《休闲食品适时走红,置地广场上“美食快车”》,东方早报,2009年4月24日

更多上海故事,点击下方

写作稿件:顾正江天涯/

编辑:小泥巴 / 作者:杨卓 /

摄影:陈铮 顾铮/

制作图片:二黑/

赞(0)
转载请注明出处:0512打折网 » 上海置地广场折扣(有营业员怀念这份闭店公告,到底在怀念什么?(组图))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