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访问

上海临期食品折扣店(豆瓣“我爱临期食品”小组已经聚集了3万多名关注者)

购买打折商品正在成为一种被年轻人接受甚至推崇的消费行为。

在小红书输入“临时美食”,可以看到90后甚至00后发布的大量线上线下折扣店的推荐页面。 豆瓣“我爱临时食品”群聚集了3万多粉丝上海临期食品折扣店,大家在这里分享购买临时食品的心得和发现的宝藏店。

在日常生活中,临时食品的销售通常披着“折扣零售店”的外壳。 以上海为例,由于临近大型临时仓库,市区大街小巷随处可见许多进口零食的老牌折扣店,其消费者主要来自周边居民区。

事实上,流入这些折扣零售店的,不仅仅是暂时无法上超市货架的食品,还有来自品牌商和经销商的一批滞销库存。 这种“变废为宝”的业务一方面解决了生产商和经销商的产品交期和库存问题。 另一方面充分挖掘消费者对物美价廉的需求,利润率高达50%。

折扣零售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在线下,它以夫妻店的形式存在已久,但模样模糊。 线上,以好食期、Fire Sale为代表的打折平台异军突起,吸引了资本的目光。 其中,成立于2016年的好食奇,三年前获得阿里巴巴1.1亿元融资,注册用户数突破1亿。

折扣零售行业虽然兴起已久,但尚未形成有影响力的品牌。 例如,大多数消费者对折扣零售知之甚少,即使是有经验的消费者也难以说出具体的平台或品牌。

直到2020年,以Hotmaxx为代表的折扣零售品牌店遍地开花,临时食品、日化产品仅原价2-5折。 折扣零售首次真正意义上大规模进入消费者视野。 长期需要的、无品牌的、分散的低价零售业正在被颠覆。

上海新果科技有限公司于2019年推出好得爱,目前已获得三轮融资。 投资方包括新金资本、墨量资本、云久资本和金沙江创投。 截至目前,其在全国拥有约150家门店,仅上海一地就开设了80多家门店。

2020年以来,疫情引发的大量库存囤积是下游折扣零售行业大规模爆发的重要背景。 由于满足了年轻消费者对物美价廉的消费需求,好太宰成为了年轻人的“低价天堂”,随后迅速开启了扩张模式。

随着门店的大规模扩张,好太宰正以品牌连锁店的形式走进更多消费者的日常生活。 与此同时,其面临的竞争也异常激烈:主打物美价廉的电商平台“德易洋行”正在加速线下百城千店的扩张计划; 不久前完成Pre-A轮融资的Boom Boom,Mart Prosperity Bazaar正试图以流行的零食和新的零食品牌吸引年轻消费者打折,并开始构建数字供应链; 立足南京的新型折扣连锁超市小享生活半年内新开门店10余家,刚刚完成数千万元A轮融资,并计划向周边城市渗透; 经验丰富的玩家“美食期”尝试了支付宝直播,开启了多元化的营销尝试。

不同于ALDI等以低价自有品牌为主的连锁超市,中国现阶段新兴的折扣零售行业以库存产品为目标,切入超低价库存产品的细分市场,规模为超过1000亿。 ,中国休闲食品行业总产值超过3万亿元。 以5%的库存积累计算,临时零食规模约1500亿元。 如果按照12万亿规模的快消品市场计算,几乎涵盖快消品所有品类的折扣零售规模已经达到6000亿元。

新玩家不断涌入,老玩家也在努力寻找新玩家。 下一阶段的折扣零售业,谁能抓住品牌先机,谁就拥有话语权。

01

谁在消费打折商品

3月的一个周末下午,顾客三三两两走进位于上海虹桥龙湖乐园街的好百店。 这是一家线下折扣零售店,面积100平方米,主要销售零食、饮品和个人护理用品。 据观察,这家店的人流高峰达到了15人,其中大部分是小家庭聚集而来。 一对夫妻在店里逗留了很久,终于花了100多元。 袋子里装着啤酒、自热火锅、薯片等零食。

上海临期食品折扣店(豆瓣“我爱临期食品”小组已经聚集了3万多名关注者)

也是不错的sale店,北京的消费场景比较热闹。 平日中午12:00上海临期食品折扣店,三里屯SOHO附近的上班族们蜂拥而至下沉广场的好货。 除了在休息时间购买零食和饮料这些缓解疲劳的“硬通货”,他们还会多囤一些低价衣物。 洗发水、面膜等日化产品。 晚上7点,北京双井富力店收银台前排起了长队,年轻夫妇和中年夫妇拉着购物箱等待结账。

我们走访了上海和北京的十几家线下零售折扣店。 这些店铺的设计统一采用醒目的正红色,红底白字大大的“HotMaxx”。 上海美罗城店还特意在入口处设置了红色北极熊雕塑和大型电子显示屏,实时显示优惠信息。 ,以吸引路人的注意。

除了抢眼的品牌形象,好百店还致力于营造愉快的购物氛围。 走进任何一家门店,墙壁和天花板上都贴满了“省钱才是硬道理”、“低价天堂”等五颜六色的POP。 这些标语不仅强化了消费者“低价”意识,也推动了这种更智能的生活方式。 Good Deals虽然将临近美食作为吸引流量的利器,但并没有直接宣传“临近”,而是通过一些货架上的“错过了最好的时机,等待一个有缘人”、“有点瑕疵,有无限多小心”等标签隐含标明货源。

好太卖这种主打临时食品的折扣店,并不是近几年催生的新行业。 它一直存在于每个人生活的角落。

例如,一些大型超市会设置临时食品小货架出售临时食品,便利店偶尔会推出临时商品买一送一的特惠活动。 在连锁临时食品折扣店出现之前,上海的大街小巷遍布着一些自营的进口食品折扣店。 这些店铺主要是夫妻店形式,主要面向外国人和居住在附近的外地人。 上海叔叔阿姨为生活提供方便。

90后UI设计师米米认为,消费临时食品是一种更环保的生活方式。 留学期间,她经常使用一个临时的美食分享APP“Too good to go”。 回国后,咪咪用半年时间设计了一款面向年轻人的微信小程序,名为“珍贵上海”。 提供一些线下门店临时食品的打折信息。

“最早在上海实践这种生活方式的是外国人。” 咪咪向“新商业情报”(微信公众号ID:newbusinesstrend)透露,上海有大量外国人居住。 在提倡不浪费食物的生活方式中,这些人流动性更强,所以不会过度消费,是有意识的食物消费者。

咪咪还观察到,主动寻找渠道购买临时食品的华人,大多年龄在20-40岁之间,有一定的留学背景。 还有一群在上海工作的上班族。 尽管他们没有强烈的遵循可持续生活方式的意识,但他们更喜欢便利和低廉的价格。 她相信,如果告诉这些人在家或公司附近可以买到低价商品,他们也会愿意消费,这也是设计这个小程序的初衷。

85后媒体从业者丽丽,也是临时食品的长期消费者。 2018年开始,她看了一篇关于上海有趣小店的报道,开始关注进口食品折扣店。 “入坑”后一发不可收拾。 在折扣店,她会以低价购买一些她想尝尝的进口食品。 对她来说,就是“花小钱买新鲜的东西”。

针对一二线城市白领和Z世代群体的优惠正在成为便捷、低成本消费体验的提供者。 好太买招商部工作人员莉莉告诉《新商业情报NBT》,好太买的消费群体基本都是年轻女性,会选择在白领占比较大的岗位开店. “我们的产品大多以进口为主,所以要找对的人知道这些品牌。老年人看到3.5元的依云,会觉得还不如2元买农夫山泉。”

据莉莉说,大多数消费者是“偶然”进入商店的。 他们经常在购物时不小心走进一个好的销售。 一个手推车式的购物篮,慢慢地拖着它在商店里走来走去。 结账结束时,发现大部分人手里的购物篮都已经装满了。

像便利店一样方便,真正走进了这群人的日常生活场景,是门店大规模扩张的重要原因。 这是因为以低价好货为主的折扣零售店在商品方面极具吸引力。 通过在潜在的消费者聚集区开设更多门店,有很大概率将自然流量转化为最终消费群体。 也就是说,好卖业绩增长的关键在于“被更多人看到”。

目前好太买主要以100平米左右的公园店为主,选址要求至少能覆盖7000名年轻上班族。 除了满足个体白领的需求,园区店的存在也为HR购买公司零食提供了便利。 我们在Good Sale上海徐汇虹桥国际店观察到,一个工作日的下午,一位HR在店里买了5大袋零食,总计约700元。

同时,小红书、抖音、微信等社交平台的助力,也对这些线下折扣零售店起到了分流的作用。 鉴于店内商品以零食为主,部分年轻人会到附近门店打卡。KOL们也从折扣店打卡“宝藏店”中找到了增粉引流的秘诀”、“几十元就买的开心”、“真香”、“购物体验”、“价格回到20年前”等略显夸张的描述是吸引点赞的关键。

上海临期食品折扣店(豆瓣“我爱临期食品”小组已经聚集了3万多名关注者)

在年轻一代看来,购买打折商品不仅不丢人,反而成为理性消费的代名词。 平价商品的“真香法则”从拼多多的崛起就得到了验证。 拼多多最新发布的女性消费者报告显示,90后、00后女性消费者年订单量占平台女性年订单量的51%。 一线城市年轻消费者活跃,上海、广州、北京分都市女性。 消费金额榜前三名。

一边浏览小红书,一边寻找个性化产品。 在浏览拼多多时,我下了便宜货的订单。 这一代年轻消费者的消费习惯日趋多元化和分散。 极致的性价比和高价的奢侈品并不矛盾。 一方面,我们认可产品的情感溢价,另一方面,我们寻求基于基本价值的最佳比价。 “理性消费”是相对的意思,不是价格的绝对值。

好爱买的迅速扩张,恰好击中了这样的消费心理。 在这里,休闲食品品类以进口为主,既有依云、巴黎水、Boss Boy Seaweed、丹麦饼干等“大牌”进口食品,也有东南亚不知名的小品牌零食。 国内小吃很多。 旺旺、家宝、百草味等耳熟能详的品牌。 与超市、便利店相比,购买同样的商品只需20-50%的折扣,花小钱买到高品质的商品。 年轻消费者很难拒绝这种吸引力。

02

因“问题”而诞生的企业

追本溯源,折扣零售是因“问题”而诞生的企业。 低效的供应链导致无法及时匹配人货,造成临时工期和库存,从而催生下游折扣零售市场。

从更大的角度看,社会环境变化带来的滞销压力,往往是这类库存折扣行业诞生的契机。 2008年次贷危机期间,唯品会的成立正是为了抓住品牌大量滞销和消费者购买力减弱的机会。 2020年,受疫情影响,很多门店无法开门营业,导致食品大量滞销。 食品产业链上游积压库存,下游折扣零售行业迎来一波发展机遇。

早在2012年,北京就首次明确了食品保质期的临界时间,并实施了“临近保质期食品特区制度”、“不合格食品停售制度”等多项食品安全制度。 《流通领域食品批发管理规范》规范。 这也意味着食品“临时枣”的概念更加清晰,商场、超市等渠道经营者必须单独销售临时食品。

法规进一步提高了食品安全标准,但另一方面,临时食品也因此陷入尴尬境地。 一些超市为了避免处理过期食品的高额成本,干脆在货品源头提高食品准入标准,生产日期超过一半,甚至超过三分之一的食品,根本无法入库。不再在货架上出售。

一是需要做货的渠道和品牌,二是消费者对物美价廉的需求。 在一些人眼里,这已经成为一门可以“变废为宝”的生意。 艾媒咨询预计,2020年中国休闲食品行业总产值将超过3万亿元。 即使按照5%的库存积累计算,临时食品的行业规模也已经超过1500亿元。 以10-30%的折扣购买库存产品,然后以20-50%的折扣销售给消费者。 该业务的利润率可高达50%。

浩泰的母公司——上海思默科技,瞄准了工期临近和大量库存带来的商机。 2015年,曾担任阿里巴巴零售通项目开发总监的顾小建创立了新果,推出了Pushbuy,专注于过半商品的批发和零售业务。 根据商业计划,推送、购买、撮合达人、微商等小B端,并为其提供游戏等分发工具,吸引新的裂变。

与此同时,思摩也迎来了强劲的竞争对手。 2016年6月,“好食期”正式上线,开创了商品动态定价的“倒计时”方式,让食品保质期透明化,通过支付宝、微信、淘宝等多平台销售的新方式. 截至目前,全网已获得超过1亿注册用户。

好食奇商业模式的核心在于倒计时定价方式。 简单来说,倒计时定价方式是根据商家保质期的长短动态确定折扣价格。 比如好食奇平台的商品根据保质期优惠20折,20折区的包装食品还没有过半有效期等等,30折, 40% 折扣、50% 折扣……低至 1 折。

作为线上平台,好食期的定价策略可以更加灵活透明。 在网络营销工具的玩法上,好食期也尝试领先一步。 不久前,好食奇开始尝试在支付宝上直播,为自己扩大支付宝的用户增量。

赞(0)
转载请注明出处:0512打折网 » 上海临期食品折扣店(豆瓣“我爱临期食品”小组已经聚集了3万多名关注者)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