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访问

上海旧货地摊市场(走进上海凌晨的鬼市,看看那里都有些什么玩意儿!)

在上海这样繁华的大城市上海旧货地摊市场,夜生活是必不可少的。下班后适合年轻人的酒吧、KTV、舞厅,一直到半夜两三点,整个城市依旧热闹非凡,充满活力。

不过,不仅是深夜,就是凌晨五六点,这个城市还是有非常热闹的地方。

上海有个“鬼市”,你听说过吗?

不要被名字吓倒。这个鬼市是从北方叫来的。它通常在晚上或清晨开放,并在天空明亮时结束。不管买的是贵的还是便宜的,事后都不会有人认可。

无论是心中鬼鬼祟祟的氛围,还是看似鬼鬼祟祟的交易过程,这都是鬼市之名的来源。

鬼市里出售的商品大多是古董和二手货。没有明确的市场价格,所以一切都取决于自己的能力。就看谁的眼光更毒辣了,能不能捡到缺的就看他们的本事了。

跟我来,一大早就走进上海的鬼市,看看都有哪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01

上海比较有名的鬼市就在静安区的灵石路上。只有住在附近或圈子里的少数人知道。

这个鬼市非常热闹,是少数情侣的天堂。

注意,鬼市要是每天都开,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个鬼市每周只开半天,只在周五早上,从早上 5:00 到中午。

当然,不管开门时间多长,大部分摊主9点就开始收摊,不会等到中午。所以,如果你想知道,你必须早起早起。

这个鬼市位于灵石路花鸟鱼虫市场的尽头。它通常是专门出售古董和二手商品的市场。门面不大,进门有点破旧,和想象中的一样完整!完全的!不要!相同的!

平时,这个市场人流正常。毕竟是花鸟鱼虫市场,来这里的人多半是养花养畜的人。星期五早上,情况有所不同。二楼和三楼,挤满了无数前来淘货的人。

二楼和三楼不一样。二楼多为带柜台的固定摊位。但是即使在柜台外面,也有一定的延伸,东西摆放的很乱,所以要小心踩到什么地方。

三楼是用胶带框住的摊位。不时有保安来回走动,看摊主是不是又开疆拓土了。为了给找货的人留足够的路,基本上人们还是老老实实地在原来的位置摆摊。

无论是二楼还是三楼,周五早上都很热闹。无论是琳琅满目的商品,还是不时飘入耳中的俏皮话,都让我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对于像我这样的年轻人来说,它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02

最让我吃惊的是,虽然我来这里之前做了一些功课,但鬼市里卖的东西还是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料。

先说一下我之前做功课的大类。首先是玉器和珠宝。鬼市里确实存在这一类,但数量不多。

或许这符合鬼市的定义。如果你卖的玉器和珠宝太贵了,就好像不符合地摊的形象。反正地上那么一堆珠子,我也没有买的欲望。怎么看都觉得别扭。我怀疑这些都是经过加工或染色的。

我观察了一下,发现这种摊位确实比较冷清。摊主见我留下特别热情,把我吓了一跳。

除了玉器和珠宝,最相关的收藏应该是文玩、字画。二楼这种类型的柜台比较多,三楼的摊位就很少见了。

这也无可厚非,毕竟想要卖出高价,还是要有很强的作风。

像这样的古钱币比较受欢迎。拍照的时候,有几个人过来问价。

瓷器比较冷清。不懂这玩意的人,只会显得寂寞,所以很少问价。

字画让我比较迷茫,可能是摊主不在乎卖不卖,摆得好的字画经常不在一个地方,多半是去和邻居聊天的.

有的书画我看还不错,但没办法,只能知道摊主在哪里,连价钱都问不出来。摊主也是好心肠,说完就跑了。他不怕有人拿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古董真的太专业了。作为外行,理解的方式有很多,只能看热闹了。如果有人去买它,请小心。

除了玉器、珠宝、文学、字画,鬼市里最常见的品类就是各种古籍。

像书籍这样的东西,其价值向来是难以估量的。有些书年代久远,存货稀少,内容很好,需要的人多,价格自然就高。在此之前,我在孔子二手书网站上做了很多功课。

比如这本书如果是当年出版的重点文献书,那么价值还是挺高的。

很多旧书都套上了透明塑料袋,防止人一碰就弄脏。除了看起来有点旧,对专业购物者来说——条件非常好。但是那里的书更多了,破烂不堪,摊主似乎根本不在乎。

这些书都堆在一起,你得把它们挖出来,看看里面藏着什么。我从交通银行翻出一份旧钞票目录。看着还行,但一点都不珍贵,因为光是这个盒子里就有好几份。

比如原书封面不见了,或者有落款的不是完好的,价格比完好的便宜。

当然,不管这些旧书的价格如何,最终能不能卖出去,还要看有没有人喜欢。

其实,这些在鬼市中十分常见的物件,只是鬼市藏品中的一小部分。这让我想知道,除了这些,还有什么值得收藏的?

事情远不止这些。

一起来看看这些摊位上那些“不平凡”的老物件,你就会明白我这句话的意思了。

03

其实,很多看似廉价的旧物,其实都具有收藏价值,在那些收藏家的眼里,有着独特的魅力。

一时间,网上很流行买出生日期的报纸作为收藏。鬼市里,可以翻到旧的《人民日报》。

看到人民日报卖了,我很高兴。结果我问有没有1990年代的,摊主不理我。我再问,摊主翻了个白眼,示意我看看摊位。一看,基本都是近五六年出版的报纸。我错了,再见。

其实这没什么大不了的,顶多是自己犯了个错误。在这里买东西不能和摊主说话,要自己看,不能说太多。

后来在逛街的时候,看到了小时候熟悉的东西——一盘磁带。没想到这些小磁带竟然被人收藏了。想起几年前父母收拾东西时扔掉的那些,我觉得自己失去了很多。

但仔细一看上海旧货地摊市场,大部分磁带都是旧的,新的少。

也有记录,尤其是邓丽君,当年是人们的最爱。很多摊位都能看到邓丽君的唱片。

逛鬼市之前,真不知道连“老照片”也可以卖。

让人疑惑的是,这些老照片到底是谁,又是谁卖掉了他们的照片?谁在购买这些旧照片?

我问摊主,这些是普通人的照片,他也不认识。出于对陌生人的敬畏,我一个都没带,尽管里面可能有历史人物。

比老照片更难得的是晚年的结婚证。这一张比老照片更值得收藏,也少了些许难得。但希望是失传的复制品,不要被后人贩卖,否则会让人心酸。

有一些小东西见证了一个时代,比如各种粮票,兑换东西的票据。在计划经济时代,这些小额钞票在家里可以换取吃喝,非常珍贵。

也是过去的纪念品,不过这个东西可能只有00后或者更年轻的人​​才能看到——珐琅材质的盆。这件的价值并不算太高,现在很多人家里还摆着。摊主们不以为然,还有人堆在脚下。

无论是录音带、唱片,还是粮票,都为我们这一代人所铭记。不过,还是有一些东西,明明眼见为实,在现实中却是头一次见。

比如旧时大铜锁上的钥匙,也只是在电视剧里看到过,真没想到有人在鬼市上卖。

在这个鬼市里,有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二手货。或许在过去它们是很普通的物品,但经过时间的洗礼,在这个时代都变得有价值了。

即便是一些不那么稀缺的,也总能被喜欢的人发现并购买。

04

在鬼市买东西,有一点是必须要注意的。就是不要轻易问价,问了就得买。

不能说是强制买卖,但这毕竟是市场。你一问,有的没开过就拉你要么吐槽,要么说这东西值多少钱。这里的地方比较小,人一旦停下来,就会把路堵死。不满后面的人,只好乖乖交钱,尽快脱离包围圈。

当然,这里有很多支持。在一些哀求和歌唱下,像我这样第一次来买货的人可能会被骗。

别忘了鬼市的潜规则,买了就走,一旦卖出,概不负责。不管是贵的还是便宜的,都得自己负责。

比如我停下来看这张纸,老大差点抓住我的手指指点点:“我这东西是民国的,很珍贵,你看这个字和这个印章”

没仔细看,但是这么一个字要我200块合适吗?不知道是现在自己写的,还是以前写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摊主手里逃了出来。

可下一个,我就没那么容易逃掉了。前面说了,因为鬼市里的摊位特别密集,很多店主把商品放在外面,一不留神就会撞到。

不幸的是,我刚遇到一个。幸运的是,它没有损坏。可即便如此,我也没有逃过掌柜的手。毕竟我动了他们的东西,他们总会拉着你说两句。摊主是个女人,抱怨说从今天开始就没开过门,夸了我几句后,一看就是个有福气的人,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这副玩意儿就在我手里了。

很可爱,但我总觉得自己上当了。好在本能还在,不管她要多少价钱,我当场就还钱。最后还是讨价还价了几十个风铃带走了。大家都开心。

切记在鬼市——一定要讲价!狠狠砍!

享受过砍价的甜头,遇到喜欢的人,多多少少都会问价。不过,有的价格上来了,狮子就张口了打折信息,我连砍价都没讲,转身就走。比如这种瓶子要1000元一个,你开玩笑吧?真的有成千上万的瓶子你愿意放在那里以防它们被砸碎。

上海旧货地摊市场(走进上海凌晨的鬼市,看看那里都有些什么玩意儿!)

像这种艺术品,看着小巧玲珑,才两只鹦鹉应该不贵,结果却要500块钱。如果你硬说是宝石,你自然不会还价到几十块钱。还了半天,发现200块钱拿不回来,算了。

可能在鬼市里,人们都有讲价的意识,所以基本上摊主都在开高价,留给你足够的讨价还价的余地。

鬼市里,好看的毛主席徽章有几十上百个,主要是看外观。不过作为老家是革命老区的人来说,这个价格还是有点高。这些徽章在当时流通量很大,一点也不稀奇。

不过,在鬼市里,并不是什么东西都需要砍价,有些东西是明码标价的。

比如这些瓷器,每件一百元,你可以自己挑选。不管你怎么选,店家不管,拿货付钱就走。

还有一些比较大的东西,好像是新做的,价格也明码标价。

只是不知道有多少人会购买这些有旧物之名而无旧物之实的现代手工艺品。

明码标价虽然省事,但少了砍价的环节,让人觉得也少了一点乐趣。

05

在鬼城中,见到最多的就是老人,他们是鬼城中的主力军。无论是买家还是卖家,从事这个行业的年轻人都很少,大部分都是中老年人。

其实也可以理解。对我们来说,这些老物件都是过去的东西,很多都是我们从未见过的。对他们来说,这些就是他们的青春,对他们有着不同的意义。

而也正是因为他们了解了这些老物件,他们才能更好的知道这些老物件的价值,哪些是稀有的,哪些是热门的不值钱的。

至于这个鬼市为什么早上五点开门,也很好理解:我们年轻人起不来,老年人起得起。

我睡眼惺忪地看着自己,再看看这些叔叔阿姨阿姨们,真是佩服他们的战斗力。

鬼市里没有年轻人吗?其实也有,逛街的时候大概遇到两三个。不过怎么看都像是在看热闹,不像是这些老头子在问价钱,或者跟摊主抱怨菜品不好。

他们看起来都和我一样,但我不明白。也许他们都像我一样,都是作为媒体来到实地探索的。

06

逛了一上午,所谓的鬼市,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大上。不管是买家还是卖家,都很接地气。

卖的不只是古董,而是所有有历史记忆的老物件。而且,大部分物品都已经是建国后的东西了,并不是电视剧里那些神秘莫测的古董。

在鬼市里,人们不会为了避免被认出而低头,就像普通的市场一样,讨价还价很热闹。不同的是,摊主可以说出这些物件背后的来历,更增添了几分历史文化气息。

这些看似不起眼的老物件,通过反复的交易,传递着时代的记忆。而人,在这些交易中,获得精神上的满足。

还有什么地方能比这里更接近过去呢?

可惜的是,如今随着城市的发展,各种菜市场已经成为过去的回忆,这个鬼市还要在上海存在多久是个未知数。

这种代表城市烟花的市集越来越少见。我们能做的就是趁它还活着的时候把它记录下来。

上海作为我国发展最快的城市之一,在这个过程中难免会有一些跟不上时代的因素。困难。

2016年至2018年的三年时间里,上海率先攻克艰难的拆迁市场,启动了全面改造工程。

在过去的三年里,许多以前知名的市场要么被拆除,要么搬到了远郊。

比如普陀真如家喻户晓的铜川路水产市场,虽然给人们带来了繁荣,但实际上却是造成普陀真如界面不好的“罪魁祸首”之一。污水和难闻的气味使普陀的发展相当滞后。它在 2016 年装修期间关闭。

又如2017年关闭的上海最大建材市场九星市场。

这些都是上海比较大的市场。这不仅仅是关闭市中心的大型市场并拆除一些较小的市场。在郊区,近三年市场也连续关停。本次综合整治项目为全市市场。

2017年,嘉定推进方太五金城、马陆汽配城、淮北物流、宏宝物流园、上海五金城5个专业市场综合整治。三年内,嘉定计划拆除专业市场违章建筑12万多平方米。

2016年到2018年这三年,主要是大型市场的关闭、拆除和改造,但三年之后,更多的市场也相继关闭。上海的目标很明确。对不适宜开发、给周边带来环境、噪声、治安等风险的,予以改造。

2020年上海文庙旧书市场也关门了,老西门万商花鸟市场也关门了。鬼市下面一层的一些花鸟,是从旧西门搬来的。

而今年1月30日,上海市“十四五”规划出炉。上海将全力推进旧区旧房改造。房屋改造任务,到2025年,全面完成中心城区约20万平方米零星二级旧房改造任务。

也就是说,老区改造仍将继续,对界面影响最大的市场拆迁将作为重点继续推进。

今年年初,秋江路上的音像市场也开始拆除。随着拆迁市场越来越多,未来鬼市还会不会存在还不好说。

或许有一天,这些市场会像那些旧物一样,成为时代的代名词。到那个时候,我可能也老了,再和孙子对话:“小时候,逛过各种专业市场,你都没听说过!”

赞(0)
转载请注明出处:0512打折网 » 上海旧货地摊市场(走进上海凌晨的鬼市,看看那里都有些什么玩意儿!)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