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访问

服装店二楼适合做什么生意( 一个收死人衣服的外贸店老板●外贸服装店人)

卖死衣服的外贸店老板

●●●

服装店二楼适合做什么生意(



一个收死人衣服的外贸店老板●外贸服装店人)

1.张明是一家外贸服装店的老板。这家外贸服装店位于市中心的十字路口。每天都有人来来去去。客流量还不错,生意兴隆。张明从事外贸服装业务多年。他现在不缺钱,但是他有一个秘密,这在业内也是半公开的秘密。他店里90%以上的衣服都是各国的“洋垃圾”,老外不要的旧衣服,而且这里的衣服有相当一部分是从医院、火葬场“进口”的。也就是说,从新鲜的死人身上摘下来的衣服,都是名副其实的连死人都不要的衣服。张明是被介绍到这个行业的。起初,他只是一个在普通小街区做生意的女装店老板,性格低落但认真。但是在一次同学聚会上,他遇到了他的老人。同班同学。这位老同学在国外医院工作。除了打扫卫生和做家务,他每天做的最多的就是给死者脱衣服。从死人那里拿货,绝对比从活人那里拿货更划算。一开始,张明也有些犹豫,他不忍心这样做,因为这有损他的道德。但是,目前的经济确实处于低迷状态。他还有一个正在上小学的女儿,每天花的钱也不少。这正是他需要钱的时候,所以他咬牙开始了这门生意。嘿,更不用说,自从他开始向老同学进货,降低进货成本后,生意逐渐好转,营业额一下子翻了两番。很快,他把店搬到了市中心的繁华地段,生意好转了。

故事发生在这个星期四,那是一个雨季。A市已连续一周被乌云笼罩。天空乌云密布,不时盘旋。仿佛随时都会有一场倾盆大雨倾城而至。. 张明刚从老同学那里买了一批新货。听说货很好。没有血迹,没有异味,甚至干洗过太多次。熨烫后可以挂在衣橱里。. 张明突然从衣服堆里翻出一件羽绒服。“现在是冬天吗?怎么不找点时令的,我怎么卖?” “你可以把它们收起来,等温度降下来再卖。” 老同学笑着点了根烟,“你也可以卖个低价,“998……”张铭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觉得还行。”张铭挂好羽绒服,放到一边。衣服的一部分从一堆乱七八糟的衣服中露出来。 “这件呢?这件什么条件?”张明一把揪住天蓝色的衣角,从里面掏出一个小吊带,“天热了就卖掉这件?” “这款式多好看啊。老同学抖了抖烟灰说:不用了,你自己留着吧。“滚开。” 张明骂道:“你怎么不给我找条裙子来搭配?” 将手中的烟蒂熄灭后,猛地一拉,一条红裙子就出来了。这条裙子很长。裙子是纯棉的,没有任何花纹。整体来说,很简单,看起来是萧文清喜欢的风格。可张铭却皱着眉头盯着裙子,忽然感觉后颈处吹来一阵风,顿时有一种很是诡异的感觉。

“别闹。” 张明咽了口口水,突然一本正经的对着老同学说道,顿时没了开玩笑的心情,“快点工作吧!” “怎么了?不戴就不戴了。” 老同学惊呆了。,也沉着脸放下手中的红裙子。两人开始默默整理衣服。2、张明辞退老同学后,半个多月过去了。今天是周一,店里的生意有些冷清,张明就去蛋糕房给女儿订了一份好吃的奶油蛋糕。张明的女儿叫乐乐,今年上小学三年级。有时候,张明看着女儿,心里会难过。他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女儿。张铭的婚姻很短暂,这段婚姻保质期不到两年的就只剩下女儿乐乐了。张明早年没有钱,好在乐乐一直很懂事,从不吵闹,也从来不要这个要那个。有时候张明要给乐乐买点零食,也会摇摇头。懂事让人心疼。父女俩一直相依为命,张明也没想过再找一个老婆。好在现在他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现在乐乐想吃什么喝什么张明都会主动满足。张明还在家里请了全职住家保姆照顾乐乐,洗衣服做饭。他生意忙,又住在店里,乐乐还有伴,至少不用害怕。保姆一向对乐乐照顾有加,可这天,就在张明送走老同学的时候,保姆给张明带来了一个坏消息。

“张哥,乐乐发高烧了!” 保姆一脸着急,“我现在在中心医院陪她,你快过来。” “什么?” 张明脸色煞白,赶紧关了店门,开着车一脚油门往医院赶。他找到了领着乐乐的保姆,两人赶紧写好医嘱,领着乐乐去验血,开药。终于,乐乐终于被输液了,小小的身子可怜巴巴的蜷缩着。病床。张铭松了口气,看着药液顺着输液管静静流淌,这才发现自己浑身湿漉漉的,尤其是后背,已经渗出了汗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么好的人,怎么突然生病了?” “……张哥,乐乐放学回来后,开始觉得头晕恶心。”保姆开始说,“我一摸她的额头,她的额头特别烫,赶紧叫车送她去医院。”没事的,你别着急。”张明只好安慰道,“乐乐是不是学校同学感冒了?” “应该没有。” 保姆说:“今天放学后,乐乐没事。” “怎么了?乐乐放学有没有去什么地方?” “张哥……”保姆犹豫了一下,还是喃喃道,“乐乐放学后看到我房间的红裙子非要穿,我就试了一下给她穿上……她一穿上就觉得不舒服。” “红裙子?裙子?哪件红裙子?” 张铭一时没反应过来,保姆画了一张图,他忽然想起来是那件红裙子。这件红裙子是他的老同学给他带来的,因为这件裙子让他觉得太难看了,所以他犹豫了一下,选择了扔掉。

他在扔裙子的时候,正好被来店里接乐乐的保姆看见了。当时,保姆又惊又悔地哭了出来,反复质问张明为什么扔裙子。张明想了想,也不能说怕这条裙子,索性就帮了个忙,送给了保姆。而且他是真心希望保姆能把这件衣服带回自己家,希望这件衣服永远不要再出现在他的面前。却没想到,这条裙子兜兜转转,居然被他的女儿乐乐穿上了。张明擦了擦额头上的白汗,咽了咽口水。“你现在回家把那条裙子扔掉,离得越远越好。” 张铭声音很低,“你现在回家把裙子扔掉!” “啊?对对对!

服装店二楼适合做什么生意(



一个收死人衣服的外贸店老板●外贸服装店人)

张明直奔粥店,因为是下班高峰,所以他没有开车,而是选择了步行,一路匆匆赶往。“喂!老张!” 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让他停下了脚步。张明转身一看,是老同学。“好巧啊,你怎么会在这里?” 老同学和蔼地问:吃饭了吗?“喂,别提了,我女儿病了。” 张明想也没想就弱弱的打招呼,“我想喝粥,去给她买粥。” “哪个医院?” 老同学一脸同情关切,“要不要我陪你去看看她?” 张明看着老同学,突然想起了什么,拉着老同学往旁边走,远离路过的人群,”小声说道:“我问你,你的外贸衣服……”张明顿了顿,“还记得上次吗?红裙子?“红色礼服?” 老同学顿了顿,恍然大悟:“怎么了?” “我怀疑……”张明小声说道,“乐乐是穿了那件衣服才生病的。” 老同学一愣,“你傻啊,为什么要让孩子穿那种衣服?” “没想到,孩子自己穿的。”张明连忙说,“你还穿吗?”记得你那条裙子是从哪里买的吗?” “我在医院外面捡到的。” 老同学很老实,“医院外面有个小的旧衣服回收站,堆满了衣服,

“老张……那个……你说那是乐乐吗?” 张明转过头,什么也没发现。“刚刚!有一个红裙女子!” 老同学指着马路对面的十字路口喊道:“她把乐乐带走了!” 我和老同学一个个追着跑,可是车很多,而且这会儿是红灯,堵车很严重。他们挣扎着从车缝里钻出来,急忙追了上去。当我们过马路,来到路口拐角的时候,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4.张明做梦也没想到乐乐不见了。十几年来,这对父女相依为命。乐乐是他生命中唯一的支柱,是工作和生活的原动力。现在,乐乐走了。张明在家里的卫生间里抱着自己的头哭了一会儿,直到保姆敲门给他递上一杯温水让他放松一下。“我让你把红裙子扔了,你扔哪儿去了?” 张明弱弱的问道。“我确实把它扔掉了,”保姆说。“当时真的觉得这条裙子挺好的,可惜就这样扔掉焚烧了,就把它扔进了垃圾桶,谁要,你就买吧。” “捡起来。” 这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服装店二楼适合做什么生意,张明一接听电话,便是警方发现了新的线索和新的目击者。此前,派出所特地取回了医院和附近的摄像头,发现乐乐已经独自离开了医院。她是一个小女孩,走在街上,走到路口,像着了魔一样,一路向西走去。去坐出租车。

警方已经找到出租车的主人。据车主回忆,当晚确实有一个小女孩上了车。她说要去城东的一个商场,他顺着要求带着女孩去了那个商场。虽然一个小姑娘要求去城市另一边的商场有点奇怪,但用车主的话说就是“谁不赚钱”。这是一条新线索。民警带着张明他们直接赶往了商场。A市东端确实有这么一家商场,不是很繁华,但是有一定的客流量。民警带他们调查走访,并调出商场的摄像头,发现乐乐独自蜷缩在商场四楼的应急通道内,他在那里度过了两天的生活。第三天,她一个人将商场二楼的所有女装店都逛遍了,然后从商场南门走出,神色十分从容。民警一路侦查,循着断断续续的线索,终于停了下来。乐乐这个小女孩,几天时间几乎走遍了整个城市。那天晚上,老同学来看张明,保姆帮他开了门,因为张明躺在沙发上,一副不省人事的样子。老同学想问问白天发生的事情,张铭却有气无力的讲述了一句“乐乐把那个商场的所有女装店都去了”后,脸上顿时露出了复杂的表情,欲言又止。“怎么了?” 张明觉得不对,便问道。“乐乐去的那个商场二楼的女装店我都认识。” 老同学说,很多不是很干净,很多是洋垃圾,都是只卖孤儿的外贸。

” “这件事跟外贸有关吗?张明猛地坐直身子,走到老同学身边,小声说道:“你说……你说,乐乐是不是被这副模样迷住了?” ““ 真喜欢它!老同学连连点头。“保姆跟我说,乐乐穿上那件红裙子就发烧了,这不是中了邪吗?” 张明顿时兴奋起来,说道:“然后我让保姆把红裙子扔了,保姆跟我说,她觉得这件衣服很好看,不想扔进垃圾桶。她只是把衣服放到垃圾桶里,有人要捡,随时捡!”然后,有人捡起了裙子,说不定是被送到了回收站,终于在一家外贸服装店变成了商品!”老同学也兴奋起来,“乐乐要找这件衣服!”两人激动的看着对方,握了握手,却不知道在说什么去做。最后服装店二楼适合做什么生意,老同学给了张铭一个解决办法:调查全市所有的外贸服装店,尤其是那些只卖孤儿的。外贸服装店,这些衣服里可能还有那件红色的裙子。而如果他们拿到红裙子,乐乐一定会回来的。就他们两个人,肯定人手不够,而且警方也有自己的侦查手段,不能轻信他们的心血来潮,所以张明干脆关了店,带着老同学,保姆,店里的服务员,并将他们分成几组,一一寻找。然而,一天过去了,三天过去了,一个星期过去了,他们找遍了全城所有的服装店,女装店,童装店,甚至男装店,也没有找到一件红裙子。

张明先是满怀希望,随即开始绝望,想在一个城市里找一条裙子,这怎么可能?当晚,张明偶然路过一个菜市场,顿时全身警觉,身体开始莫名的颤抖起来。这是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他赶紧四下寻找,心中的惊慌似乎在诉说着什么,一定有什么—— 不远处,有一个卖菜的老太婆。她的摊子上放着一堆土豆,一些稀疏的豆子,还有几颗看起来很不新鲜的白菜,看样子要关摊了。张明默默的走过去,蹲下。老太太看着张明,缓缓咧嘴一笑,露出了笑容。“你想吃土豆吗?” 这些盘子下面是一块裁剪好的红布。6. 一眨眼半个月过去了。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张明每天都在脑子里想着发生的事情。他的脑子乱成一团,什么也想不起来,直到有一天,他收到了一个包裹。包裹地址是国外的,是老同学的同学寄来的。这位老同学的同学跟他们一个组,负责收衣服,清洗,最后打包发货。张铭像行尸走肉一样默默打开包裹。里面的衣服和以前一样,整理一下就可以挂在店里出售。张明摆弄着衣服,突然看到一件有些眼熟的衣服。嚎叫是应该的。这是乐乐失踪时穿的衣服。本期作者:崇岩 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张明每天都在脑子里想着发生的事情。他的脑子乱成一团,什么也想不起来,直到有一天,他收到了一个包裹。包裹地址是国外的,是老同学的同学寄来的。这位老同学的同学跟他们一个组,负责收衣服,清洗,最后打包发货。张铭像行尸走肉一样默默打开包裹。里面的衣服和以前一样,整理一下就可以挂在店里出售。张明摆弄着衣服,突然看到一件有些眼熟的衣服。嚎叫是应该的。这是乐乐失踪时穿的衣服。本期作者:崇岩 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张明每天都在脑子里想着发生的事情。他的脑子乱成一团,什么也想不起来,直到有一天,他收到了一个包裹。包裹地址是国外的,是老同学的同学寄来的。这位老同学的同学跟他们一个组,负责收衣服,清洗,最后打包发货。张铭像行尸走肉一样默默打开包裹。里面的衣服和以前一样,整理一下就可以挂在店里出售。张明摆弄着衣服,突然看到一件有些眼熟的衣服。嚎叫是应该的。这是乐乐失踪时穿的衣服。本期作者:崇岩 张明每天都在脑子里想着发生的事情。他的脑子乱成一团,什么也想不起来,直到有一天,他收到了一个包裹。包裹地址是国外的,是老同学的同学寄来的。这位老同学的同学跟他们一个组,负责收衣服,清洗,最后打包发货。张铭像行尸走肉一样默默打开包裹。里面的衣服和以前一样,整理一下就可以挂在店里出售。张明摆弄着衣服优惠活动,突然看到一件有些眼熟的衣服。嚎叫是应该的。这是乐乐失踪时穿的衣服。本期作者:崇岩 张明每天都在脑子里想着发生的事情。他的脑子乱成一团,什么也想不起来,直到有一天,他收到了一个包裹。包裹地址是国外的,是老同学的同学寄来的。这位老同学的同学跟他们一个组,负责收衣服,清洗,最后打包发货。张铭像行尸走肉一样默默打开包裹。里面的衣服和以前一样,整理一下就可以挂在店里出售。张明摆弄着衣服,突然看到一件有些眼熟的衣服。嚎叫是应该的。这是乐乐失踪时穿的衣服。本期作者:崇岩 直到有一天,他收到了一包。包裹地址是国外的,是老同学的同学寄来的。这位老同学的同学跟他们一个组,负责收衣服,清洗,最后打包发货。张铭像行尸走肉一样默默打开包裹。里面的衣服和以前一样,整理一下就可以挂在店里出售。张明摆弄着衣服,突然看到一件有些眼熟的衣服。嚎叫是应该的。这是乐乐失踪时穿的衣服。本期作者:崇岩 直到有一天,他收到了一包。包裹地址是国外的,是老同学的同学寄来的。这位老同学的同学跟他们一个组,负责收衣服,清洗,最后打包发货。张铭像行尸走肉一样默默打开包裹。里面的衣服和以前一样,整理一下就可以挂在店里出售。张明摆弄着衣服,突然看到一件有些眼熟的衣服。嚎叫是应该的。这是乐乐失踪时穿的衣服。本期作者:崇岩 我的同学跟他们一个组,负责收衣服,清洗,最后打包发货。张铭像行尸走肉一样默默打开包裹。里面的衣服和以前一样,整理一下就可以挂在店里出售。张明摆弄着衣服,突然看到一件有些眼熟的衣服。嚎叫是应该的。这是乐乐失踪时穿的衣服。本期作者:崇岩 我的同学跟他们一个组,负责收衣服,清洗,最后打包发货。张铭像行尸走肉一样默默打开包裹。里面的衣服和以前一样,整理一下就可以挂在店里出售。张明摆弄着衣服,突然看到一件有些眼熟的衣服。嚎叫是应该的。这是乐乐失踪时穿的衣服。本期作者:崇岩 嚎叫是应该的。这是乐乐失踪时穿的衣服。本期作者:崇岩 嚎叫是应该的。这是乐乐失踪时穿的衣服。本期作者:崇岩

赞(0)
转载请注明出处:0512打折网 » 服装店二楼适合做什么生意( 一个收死人衣服的外贸店老板●外贸服装店人)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