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访问

临期食品店怎么开(有人不小:毛利达90%的产品,促销期间价格是原来的五折)

先给大家测测一下:毛利90%的产品,促销期间价格有50%的折扣。

根据促销价优惠活动,该产品目前的毛利是多少?答案是80%!

对于天天自嘲“消费降级”“精致贫穷”的年轻人来说,原价买货无异于“傻”。他们加入各种“羊毛”组织,在各种平台上比价,收集优惠券。哪里价格低,哪里就出现,成为让人闻风丧胆的“羊毛党”。

有人找到了商机,迎合了这群人的消费观念,开创了一笔大生意。

过去,你必须绞尽脑汁才能找到便宜的商品。现在,有人主动找最便宜的货,在楼下开了琳琅的店。您只需花费正常价格的1/3甚至1/5,就可以将您喜欢的产品搬回家。其中,不乏此前不愿购买的正品进口商品。

在豆瓣上搜索“临时美食”,排名第一的“我爱临时美食”群成员多达8.4万。不打折也很好吃。可以买临时食物!暂时的食物没有什么可耻的!”

在“大家购买临时期的原因是什么?”的问题下,有人反省自己“穷、贪、小气”,也有人理性分析“买东西就像跟风一样,没有什么东西能长久。”这些感觉跟平时买东西不一样,省钱”……这大概是临时商品流行时典型的消费者心理吧。

近两年,提到临时食品,人们的注意力还停留在“消除浪费”上。后疫情时代,临时商品的销售成为一条暴利的赛道,被各种资本争先恐后。它似乎已经成为新消费的下一个“性感”行业。

启信宝数据显示,成立5-10年的公司数量为4124家,2020年新成立关联公司数量为2228家。截至2021年8月,暂存相关企业共有13759家。

今年以来,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临时产品网点遍地开花。以总部位于上海的“好特卖”为例。已在全国开设400家门店,一线及新线门店为主线城市。

就像一开始的那道数学题,即使有50%的折扣,商家依然可以保证更高的利润。临时产品专卖店是低价生意,但不一定是低利润的。记者从三里屯一家专卖店的店长处了解到,他家店的毛利基本都在50%以上。

有了消费者端被喂养的渴望和渠道的利润保障,临时产品特卖链的上游供应商只需要“喂养”即可。

供应商李白(化名)告诉记者,他们在全国有近200个仓库,期间打折的商家根据自己的需要选货。他的货源主要来自三个地方:经销商、各大电商平台的大仓、进口商。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休闲食品行业市场规模已达10556亿元,2020年有望突破11000亿元。按照行业5%的库存积压率计算,临时食品是一个价值数百亿元的市场。数十亿。

千亿赛道,玩家云集临期食品店怎么开,众多品牌进入角力状态,资本已经吃下了可观的“猎物”。

值得注意的是,迫在眉睫的产品玩家并没有只专注于这条赛道,他们雄心勃勃,想要革新便利店。记者发现,在不少热销店附近,无一例外都有一家便利蜂。

小鬼战斗,巨人等待。临时商品的千亿赛道,会不会是引爆线下零售大战变革的导火索?

临时特卖:限期换价,扎堆开店

花阿姨提着两大袋食品从银河SOHO超市出来。

时间是晚上9:00左右,距离商店关门还有一个小时。店内依旧人山人海,等待结账的顾客排起了长队。

“牛奶,自热火锅,巧克力,饼干,果脯。” 华姨清点了今晚的“战利品”。“这两大袋(食品)才100元,比超市便宜多了。”

银河SOHO,位于北京东二环,是一座集商业、办公为一体的综合体建筑。既面向周边居民,又聚集了众多上班族,兼顾作坊消费和市场消费两种形式。在圈内,它也被称为线下品牌实验基地。这意味着你看到的很多后来走红的新品牌,早期都在这里开过店,作为第一次进入市场的“试水池”。

今年这里最热门的生意之一是临时食品店。

银河SOHO共开设了5家“特代”临时食品店:两家好特卖、两家莱特特卖、一家高特卖。它们分布在商业区、办公区一楼和通往地铁的通道。

这家好卖的实际面积有100多平方米,堪比一家标准便利店的规模。彩妆护肤品、休闲食品、饮品摆放在入口处。每一个醒目的数字都仿佛从价签上跳出来提醒你:我们这里的价格比普通超市低一半以上!

比如一瓶330ml的依云水,进口超市7.9元,便利店5元左右,好卖的只要2.9元;5片装森田玻尿酸补水面膜,官价50元左右,特价19.9。保证是正品,但共同点是比较接近包装上标注的保质期。

根据百度百科,暂存食品是指即将达到食品保质期但仍在保质期内的食品,属于安全食品范围。

保质期是消费者选购产品时重要的质量控制标准。2012年1月27日,国家工商总局发文明确要求,商家必须对即将过期的食品进行醒目提示,告知顾客并单独销售;6 级标准。

换句话说,随着保质期天数的减少,产品的价格一天天下降是很自然的。这就是暂时性商品存在的意义。“时间就是金钱”非常直观地体现在临时商品上。

2020年《中国临时食品行业市场分析与消费者研究报告》显示,中国临时食品消费群体以中青年为主,其中26-35岁的消费者占比47.8%。

2021年4月,淘宝联合科普中国发布的《临时消费冷知识报告》显示,每年有210万人在淘宝平台选择临时食品。其中,剩余保质期为20%至50%的临时食品,往往会因折扣低、口味不受影响而迎来一轮销售高峰。

华阿姨就住在附近,晚上来店里散步。她“没有负担”购买后期产品。“还在有效期内,没有质量问题。我家人口多,吃得快。”

中老年顾客涌向低价临时食品,而更多的年轻人则在店内挑挑拣拣。

除了三里屯店火爆到买不起,好特的其他门店都为上班族提供贴心的“商品预约服务”。一些商店甚至为遗留大量商品的顾客提供快递服务。

三里屯好奥特莱斯门店面积约150平方米,SKU约1000个。店长张扬(化名)告诉记者,“开业以来一直盈利,第一个月的收入就达到了150万。” 他说,目前这家店的月收入在100万元左右。营业额4万到5万元,每月货损2万元左右。此外,记者从商场物业了解到,好卖附近商铺的租金在10万元至15万元之间。

除了卖相不错,记者还实地探访了其他类似的临时商品销售店。各店货架涵盖休闲零食、快餐、饮品等商品,但选品也各有侧重。好特购专注于饮品、化妆品和护肤品;Litego涵盖米粉、杂粮、油类、花露水等生活用品;Hitego的产品均价略高于前两家门店,品类构成多为知名品牌面膜、知名品牌饮品等彩妆护肤品。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临时卖菜都好办。

供应商李白说,之前从他那里购买的一些临时食品店已经关门了。“目前这个行业的连锁品牌正在崛起,因为他们批量进货,所以可以压低成本,单店很难与连锁店竞争。很多单店老板看到,连锁开店在即,提前清仓关店。”

还有位置的问题。没有实力的小店开在人流量小、目标客群小的地段。租金虽然便宜,但收入却低很多,这和有资金支持的连锁店是不一样的。

“我们前期尝试的时候,没盈利的店基本三个月就关掉了。” 好白店长张洋说。

好代买内部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好代买今年将在北京开出100家门店。2020年10月,疫情危机结束后,到今年7月,好太买已在北京开设了50家门店。

打着“临时特卖”旗号的进口商品业务

两个月来,张可(化名)一直在琢磨着加入临栖食品。他家附近就有这样一家店,他花了两个月的时间调查。

从蹲在店门口找准时间统计客流量,到与供应商交谈、去仓库看货,他都做得一丝不苟。他得出一个结论:之前有人告诉他,线下门店的选址是王道,但考察之后,他觉得临时产品的供应链更为关键。

临时食品网点很少直接向品牌商进货,大多与仓库和食品生产工厂合作。这从其门店所售商品的品牌和品类并不固定就可以看出。

好德麦的店员告诉记者,每天到货的产品都不一样,但“品类很固定,比如饼干,我们店几乎天天到货临期食品店怎么开,但品牌不固定,口味更不一样. 没有了,不确定明天会不会来(货)。”

“这也是临时食品的特点,产品的大类是固定的,但具体的SKU是不固定的。” 我们的仓库将不保证他们指定类别(临时食品店)的长期可用性。货源只能为我们保证有货,不能保证固定品类的有货。”李白说。

记者也从供应链上游证实了这一点。

供应商李白告诉记者,他们在全国有近200个仓库,货源来源多,最重要的是三个:经销商、各大平台大仓、进口商。

“经销商不好卖的产品和品类、天猫、京东等大平台货损、进口食品逾期是我们仓库货源的主要组成部分。” 他说,过期食品的商家不会只选择他们的供应商。

“有些品牌有专人采购,比如好太买,采购能力很强。” 李白告诉记者,好太买每月有1.5亿元的采购额度,有60到100名采购人员。算下来,每位采购员每月的采购硬指标至少为150万元。

采购能力越强,品牌店上架的产品就越多,能够灵活应对门店的产品需求,从而实现差异化竞争,对顾客的吸引力就越大。

同时,门店会根据销售情况及时将前端需求反馈给上游。好卖三里屯门店长孙杨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如果有特别好的商品,他们就会“抢购”,基本都能订到。

庞大的采购团队保证了好白门店选品的多样性,多家好白门店根据门店所在商圈实现了差异化选品。据了解,好特泰首开福茂店附近以老年人居多,因此该店主要销售米、面、粮油,而三里屯店则主要销售化妆品、饮料、零食等。

事实上,真正的“临时食品”在临时食品网点中所占的比例非常小,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张洋告诉记者,在他管理的门店中,只有10%的产品是准时的。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多家网点看到,大部分产品保质期长达2022-2023年,并非真正的“保质期产品”。这些产品的品类其实和便利店或者超市是一样的,只是品牌不同而已。比如面包、饼干等都是店里的必备品,但畅销的牌子要么是进口的,要么是小牌子的,基本不超过10元。

观察发现,临时售卖店里有两种商品价格最低。一是真正接近保质期的品牌,必须立即清仓;另一种是破损的产品,比如撞到了大平台上不好卖的品牌,而且这些产品还不是在过期的边缘。

临时食品赛道竞争日趋激烈,整体库存无法满足各类玩家的需求,导致商家纷纷以进口、非临时商品“充值”。“过期的食品越来越难买到了,我们需要和其他品牌竞争。刚开店的时候,我们的店总是提前一两个月过期。但现在有开店多,竞争大,需求面也广,店里基本都是今年2-3月生产的产品,枣子很新鲜。” 张扬说道。

除了供应链能力,商品到店后,为了扩大利润,好爱买会采取一些灵活的定价策略。同一种产品在不同门店的价格可能不同,总部会先定价,但店长有最终定价权。

“比如市面上一款大牌的化妆水320元,指导价270-280元,我们店的价格比这个指导价还要高。因为我们店卖的是最好的化妆品,价格会高一些。” 张扬说道。

“鱼香肉丝里没有鱼,老婆饼里没有老婆。” 看来以后还需要加上这句话:过期的产品不会过期。

便利店有新对手 巨头也虎视眈眈

其实,以进口食品作为店内主打产品,并不是豪特卖的独家做法。

北京京商流通战略研究院院长、北京市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赖阳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由于进口商品在销售过程中采取不打折的营销策略,随着规模近年来,进口食品的数量持续增长,相应地,也有大量的临加工食品需要加工。

“进口商品的进货价格其实很便宜,很多品牌都是在国外注册,在国内建厂,对于供应商来说,拿货方便,税少,价格低。” 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

据《2020年中国进口食品行业报告》显示,2019年,我国进口食品金额达908.1亿美元。按照行业平均5%的库存积压率计算,进口零食需要加工的临时食品超过45.4亿美元(约合317.8亿元人民币)。

这是上游供给端提出的渠道需求。

长期以来,中国内地消费者对进口产品的好奇心更高,更喜欢进口产品而不是本地产品。领研咨询首席顾问林悦告诉记者,“消费者因进口商品价格高而不敢下单,但到期时价格不会影响进口商品的使用,价格是愉快。受欢迎是正常的消费心理造成的。”

临期食品店怎么开(有人不小:毛利达90%的产品,促销期间价格是原来的五折)

进口商品的加工价格低于正常销售价格,这意味着临时食品销售点的价格有足够的波动空间。既能以低价吸引消费者,又能保证足够的利润。

由于货源量大、稳定、利润丰厚,进口临时食品成为供应商仓库中的主力军之一,也成为临时产品专卖店的畅销品。

据了解,豪氏奥特莱斯门店的进口商品数量约占全部商品的60%。

Good Outlet店长张扬告诉记者,目前Good Outlet有两个定位。一是在选品上定位为“进口零食店”,二是在功能上瞄准便利蜂等便利店。

经过多年的线上热潮,线下零售在今年受到了资本的关注。今年5月在长沙举行的零售大会上,便利店已经意识到自己将面临外部挑战。比如药店、社区团购等新业态的项目。现在,便利店赛道迎来了临时食品的挑战。

临食行业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临食专卖店正在跑马圈地,他们(豪特卖)开店的目的就是开便利蜂,目标就是便利蜂。”

变利丰也没闲着。据业内人士透露,喜特高的背后有便利蜂的资本。

好特购的背后是黄峥的资本和拼多多的供应链,而黑特购背后的资本是便利蜂。

采访中,另一供应商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京东曾与他们接洽洽谈合作意向。

定位便利店赛道,以便利蜂为标杆,是否意味着临时特卖会与便利店展开竞争?

不过,业界的看法似乎并不乐观。

赖阳认为,临时餐饮店目前无法直接与便利店相提并论。“因为它的(临时食品)服务对象和目的与便利店不同。便利店的核心是便利,希望以最低的时间成本为忙碌的都市消费者提供最便捷的服务。便利店的卖点门店主要是快餐、冷饮等应急消费品和综合应急服务,其盈利点在于热食。

林悦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现在的便利店也在转型升级,模式也在向多元化发展,比如轻餐饮、咖啡、休闲等,一些便利店也卖临时产品。所以,临时特卖只能是一个细分领域,而且在产品的选择上需要有特别的市场嗅觉,因为并不是所有准时的产品都愿意为他们买单。”

中国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临时食品和便利店是相辅相成的。“相互促进,相互竞争,我觉得他们都会各自有自己的重度消费群体,各有卖点和优势。” 他预测,未来两者会并存,竞争上会有一些重叠。

正如赖阳所说,未来,过期商品的销售可能是便利店的一大发展方向。“卖临时食品是有一定利润的,可以想象,以后便利店也会带临时食品。” 境界之内:临时赛道上巨人若隐若现

临时食品的生意不是万无一失的生意。

在人们越来越关注食品安全的当下,临时经营却存在着法律层面的风险。

京师律师事务所徐浩律师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过保质期的食品需要明确标示给消费者,说明是保质期食品,在什么时间内食用。需要用完;过期多长时间算临时食品,法律上没有明确规定,但一些地方性法规对此有规定。作为2012年北京市工商局公布的“食品保质期”“危急”6级标准;另外,短期产品需要有质量保证,只要在保质期内,商家一定要保证质量。”

他提醒,在销售进口商品时,临时食品需要加贴中文标签,必须明确标明产品属性、成分、保质期等信息。

徐浩还告诉记者,对于原产地在中国的国外品牌,有必要清楚、如实标明产地信息,否则就涉及消费者欺诈。

只要不踩到规则的“红线”,临时卖菜也可以过得很滋润的生活。这条千亿赛道,将是资本眼中的宠儿。

事实上,在线上,临时食品的业务已经发酵。早在2018年,主营临时特价食品的电商平台“好食期”的母公司就获得了阿里巴巴1.1亿元的独家C轮融资;每月获得3500万元的战略投资。

今年以来,资本更加关注线下临时食品业务,已经密集涌入这一赛道。

据媒体报道,今年3月17日,天津社区折扣零售店“食惠帮”完成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由微一资本领投,中鼎资本跟投;

4月12日,折扣超市“小象生活”完成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由愉悦资本领投,天使湾资本跟投;

Good Sale于2019年9月至2021年8月完成了从天使轮到A+轮的4轮融资,投资方包括新金创投、MFund魔幻资本、云久资本、金沙江创投、五元资本和佳源资本。

这么好的节目,巨人上台了吗?一位接近好太买的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好太买此前的项目合作文件,包括对内部中高层人员的培训,都曾表明公司的大股东之一是拼多多创始人黄峥。

不过,记者在七心宝上并未发现浩特泰品牌所有者上海新果科技公司的黄峥踪迹。该消息尚未得到拼多多和黄峥的证实。

事实上,拼多多本身也在进军打折产品:今年3月,拼多多上线了社交电商小程序“团购”(原名“好货内购”),恰逢临时食品的业务结合在一起,通过品牌商家的集合,招募了一支微商大军,依托拼多多主站的资源扶持,从事清仓剩货业务,意图碾压其他同行. 对内,群脉脉被定义为“拼多多社交电商品牌战略升级的重要项目”,旨在以“超高性价比”对标中高端市场。

此外,一位接近海易购的业内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海易购背后的股东之一就是便利蜂。截至发稿,该消息尚未得到便利蜂方面的证实。

在朱丹蓬看来,资本和平台关注的商业逻辑非常简单,“凡是与新一代高度相关的行业,都会被关注。现在线下生意火爆,临时食的主要受众是年轻人。这都是投资大亨选择这条赛道的原因。”

林悦说,“临时食的经营模式有点像唯品会和奥特莱斯,用便宜的价格买到好的产品,讲究性价比,但能不能成功还有待观察。”

每日经济新闻

赞(0)
转载请注明出处:0512打折网 » 临期食品店怎么开(有人不小:毛利达90%的产品,促销期间价格是原来的五折)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