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访问

上海商场折扣(资本疯狂出手,临期食品折扣店“光顾”了,硬折扣连锁兴起)

“打折的价格,不打折的幸福”

“最佳品牌产品,30% 折扣

“以低廉的价格购买新鲜的东西”

2020年以来,线下临时食品折扣店脚踏实地的经营,潜移默化地打动了消费者的心,一时间人潮涌入上海商场折扣,店面一片红火,就连高层人士的资本也来了。 “ 访问”。

据IT巨资统计,国内有35家创投机构实际投资了这一消费趋势,包括红杉中国(红杉种子基金)、真格基金、创新工场、金沙江创投、五源资本等前沿线资本。

一些机构甚至在临时食品赛道上先后投资了两个类似的项目。例如,唯盈资本(Weiying Capital)在2021年投资了爱赞(原名世惠邦)的天使轮和HeyGoMall的A轮。

那么,两年多过去了,整个赛道和行业发生了哪些变化?那些获得融资的公司的业务现状如何?

“过期食品”潮退去,硬折扣连锁出现

“临时食品这个行业早在一年前就没有了,怎么现在还有人想进呢?真是傻,又赚了一大笔钱。” 今年年初,从事临时食品创业的老手楼春斌对抖音感叹。

资本在2021年疯狂推出零食赛道。当年已经公布了9个融资事件,包括好到、海特高、繁荣芭莎、食惠帮(现称爱折扣)、小象生活、多家临时食品店品牌,包括肥谷猫,深受资本青睐。

数据显示,到2021年底,我国注册食品相关企业总数将达到94家。

今年截至10月底,大宗商品行业仅发生5起融资事件,比上年减少了一半。

过期食品出现的主要原因是食品市场产能过剩导致库存积压。但是,随着进入者的增加,商品的供应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充足了。与传统超市不同,临时食品的供应明显不稳定,因此供应链是摆在临时食品店面前的核心问题。

长三角某PE机构的消费投资人李星透露,2020年赛道开始火起来的时候,他也考察过很多临时食品店的项目,但最终没有出手,“暂时不明白,为什么店铺这么火爆,做零售生意不容易,更别说零售货了,行业供应链本来就是不稳定的,在一定程度上也存在合规问题。 ”

上海证券数据显示,2021年临时食品市场规模快速增长至318亿元,预计2025年将达到401亿元。2021年我国折扣零售业市场规模达到1.62万亿元,折扣零售行业的市场规模显然要大得多。

此前,在折扣零售赛道上,国内比较流行的业态是线下奥特莱斯或服装折扣店,以及线上唯品会APP,而食品、杂货等有明确保质期的商品很少集中。销售渠道。现在,即将到期的食品/商品的流行将进一步推动折扣零售业的发展。

“美国最大的临时产品零售商Dollar Tree,拥有超过1亿家门店,门店中仅占20%的临时产品。其余产品均为自有品牌+与品牌方合作的独家产品。” 云信资本创始合伙人齐新宇认为,休会期只是前期树立“低价好货”的心理入口。随着门店规模的扩大,企业拓展品类、整合上游供应链是必然趋势。

现在的行业龙头,比如好黛、喜特高,不再讲临时食品的故事,而是丰富了生活用品的品类,将食品品类的比例降低到70%,转型为“连锁折扣店” . 毕竟对于消费者来说,除了过期食品之外,找到更便宜、性价比更高的产品的概率也大大增加了。

上海商场折扣(资本疯狂出手,临期食品折扣店“光顾”了,硬折扣连锁兴起)

转型探索:大卖场模式、下沉市场社区消费、24小时营业

在这条赛道上,一些玩家在进行一定的转型探索,比如聚焦家庭和社区消费、聚焦下沉市场、拓展大店模式、24小时营业等差异化经营。

折扣连锁超市小象生活总部设在南京。今年6月,它完成了数千万元的A轮融资,并计划深入南京周边城市,但一直坚持在江苏省范围内。

小象生活初期,以80-100平米的“折扣超市”为单店模式优惠活动,聚焦社区超市场景,突出餐桌调味料、粮油、米粉、其他类别。

近日,小象生活全新业态1000平米店“惠麦喵超优惠仓”上线。从去年9月至今,已在江苏多个县市开设了8家门店。

小象生活创始人海辉之所以看好大店模式,主要有两个原因:(1)吸引流量能力强,更大的店面面积可以承载更丰富的品类结构,让门店辐射范围可扩展到周边3-5公里。② 选址机会多。慧麦喵通常通过丰富的品类结构和极低的价格在相对偏远的地点开店,以吸引流量。

惠麦妙朵在镇江、江阴等低线城市开业,旨在打造“下沉市场版Costco”,并计划将大店模式带到南京。

巧合的是,Hi Tego 的母公司开发了一个新品牌“Weightless Treasure”。首店于2021年12月31日开业,位于北京崇文门新世界百货,总面积2000平方米,SKU超6000个。

与Hi Tego相比,Weightless Treasure新增了零食、日化、饮品等诸多打折新品。此外,还增加了水果和水果切块、冷冻产品、日用品、面膜等新品类。此外,失重宝还推出了“会员价”,在形式上接近大型仓库会员折扣店。

目前,失重宝在北京的第二家店也已经开业(丰台南三环店)。

此外,今年8月,社区硬折扣连锁超市“折扣牛”完成数千万美元A+轮融资,由XVC领投,红杉中国种子基金、真格基金跟投。这也是红杉中国首个公共折扣零售项目。

折扣牛成立于2019年,短期定位为食品折扣店。2019年4月至2019年10月,折扣牛在北京开了10家门店,但门店的日均营业额(日营业额)一直在5000元左右徘徊。虽然毛利是30%,可以做到盈亏平衡,但一直没能进一步盈利。. 2019年底,创始人马心彤与团队沟通后决定关闭北京所有门店。

2020年,升级版“折扣牛硬折扣市场”将在河南开封上线,聚焦社区零售场景,集硬折扣超市、水果店、菜市场、肉店、熟食店于一体。目前,折扣牛已经推出了两种门店类型:24小时硬折扣超市和社区会员生鲜店;主要以“滴滴+仓储式超市”为主。

面积150-180平方米、24小时营业的硬打折社区超市是“打折奶牛”的主打门店类型。折扣牛立足河南郑州,以河南省为主,计划逐步向中原地区渗透。

龙头企业打造自有品牌,强化供应链能力

“Good Deals”品牌的前身是“Pushing Buy”,专门从事B端临时食品的网上批发和零售。

2015年,时任阿里巴巴零售链项目开发总监的顾晓健创立了芯果科技,推出了专注于保质期过半产品的批发零售业务Pushbuy。推买通过匹配达人、微信等小B端,并为其提供游戏等分发工具,促进新裂变。

之后Corenut Technology遇到的劲敌“美食时代”。2016年6月,“好食期”正式上线,开创了商品动态定价的“倒计时”方式,让食品保质期透明化。此外,阿里巴巴在 2015 年至 2018 年期间多次战略投资好食期项目背后的公司。

上海商场折扣(资本疯狂出手,临期食品折扣店“光顾”了,硬折扣连锁兴起)

2016年后,推购开始下线,吸引200万微商参与分销。2019年,创始团队受到日本折扣超市之王“堂吉诃德”的启发,决定将项目改造为好卖点,开始品牌化运营。目前,好电已经获得5轮融资。投资方包括五元资本、金沙江创投等领先机构。

原来好代线下店的加盟模式是“全店托管”,加盟费一度涨至88万元。2021年,Good Deals的特许经营模式将转变为“单店特许经营”,具体门店运营交给加盟商,公司只负责供应链。

供应链方面,新国科技将于2022年3月出资设立Good Deals供应链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亿元。据悉,好店与旺旺、费列罗、恒高等200多个品牌建立了合作关系,并推出了自己的零食品牌“吊仔”。

Hi Tego品牌母公司北京优品酷麦科技有限公司注册了“木七七”、“强小露”、“一口乐”、“KASUREOO”、“初本生”、“小吃万象》等。有食品、日化、办公用品等相关商标。

挑战者创投投资的品牌“盛世市场”濒临破产

从整个行业来看,破产和整合已经发生,行业洗牌期正在加速。

2020年8月,原好贷联合创始人范志峰创立了自己的品牌Boom Boom Mart。

在创业之前,范志峰拥有丰富的专业经验。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范志峰毕业于同济大学工商管理专业,进入汽车美容行业的第一份工作。在接下来的十年里,范志峰先后在美车堂、东方汇等五家不同的公司工作,接触过汽车、物流、电商零售与供应链、O2O运营等行业。

繁华的市场店铺将临时消费品的折扣与“国潮”相结合,颇有二次元风格。范透露,基本上一家店一个月的营销费用在4万元左右。短短一年时间上海商场折扣,繁荣市场迅速开设了20多家门店。

2021年初,兴业市场也正式宣布融资。投资方为元气森林创始人唐斌森的挑战者资本,融资金额数千万元。

据了解,在繁华的市场店内,可以看到很多新的零食品牌,如好望水、拉面赛、元气森林等。这些品牌都获得了挑战者创投的投资——资本投资和资源置换成为了一场双赢的合作。

据该公司调查,自今年3月以来,繁荣芭莎共涉及20余起民事案件,包括销售合同纠纷、仓储合同纠纷、特许经营权纠纷等。

2022年8月,盛大芭莎的母公司上海邦巴斯科技有限公司在今年与供应商的合同纠纷诉讼中称,由于业务已停止,没有现金流,正准备申请破产保护。

在最近的一次播客中,创始人范志峰表示,繁荣市场商店的资产被高价出售,品牌移交给了投资方挑战者创投。

Hi Tego 联合创始人赵鹏曾公开表示,折扣品牌绝对不是一个临时行业,而是一个长期可持续的行业。在他看来,这个行业的消费是年轻的、广泛的和有潜力的。

最后用一张图来整理一下临时商品和折扣零售赛道的主要玩家。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吴美美。36氪经授权发布。

赞(0)
转载请注明出处:0512打折网 » 上海商场折扣(资本疯狂出手,临期食品折扣店“光顾”了,硬折扣连锁兴起)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