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访问

进口食品折扣店怎么开( 比国货更便宜的进口食品(1)(图))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正文|未来商业观察

装修、陈设、商品相近的折扣店,出现在京沪广深商圈一楼,并排开张。

巨大的红白招牌下,折扣低至20%的进口口罩摆在橱窗最显眼的位置。星巴克咖啡有 40% 的折扣,Calbee 薯片有 30% 的折扣。运气好的话,顾客甚至可以花1块钱买到一瓶活力森林。

品类繁多、价格“破碎”的临时门店成为白领的最新选择。据公开记录,在过去的12个月里,共有119家专门从事临时商品的公司在中国注册。近十年,累计注册关联公司94家。

在商业区,可供选择的临时店越来越多。在商店里,可供选择的过期产品越来越少。

今年1月,楼春斌关闭了他最后一家临时店。他是最早进口过期食品的玩家,而现在,撤离已成为最安全的选择。

撤离前,他发现楼下新开了一家进口临时食品折扣店。加盟商似乎对自己获得了财富密码充满信心。一个月前,这家店对面的一家同类型店刚刚关门。经营半年,亏损20万元。

在新与旧之间,我们再熟悉不过的业务扩张故事又上演了。

进口食品比国产食品便宜

2020年,疫情隔离后的春天,一二线城市的商场几乎一夜之间就出现了红底白字的优惠。那些因疫情而倒闭的底层店铺被低价出售,并迅速换上了良好的销售招牌。

故事似乎要从今年春天开始。

受疫情影响,身为在线商品零售商的顾小建不得不裁员大量员工,只剩下12名员工。同样受到疫情影响的范志峰被公司裁员至6人。

两人一拍即合,打算卖完货清仓后休息一下。

清仓前,他们在各个私域群里发布了销售预告,包括依云矿泉水2元、巴黎水4元、蓝罐饼干10多块。

第一天,人们还在测试,全店的营业额只有1500元。

从第二天起,听到风声的顾客就挤满了店面。有200人排队结账。这一天,该店的营业额近10万元。此后,抢购的大排长龙并没有消失。

其余员工不吃不喝,仍然人手不足。万不得已,两人动员全家出手相助。范志峰的婆婆来收拾废纸箱,一天卖了500多块钱。

意外的人气挽救了两支本该解散的队伍。顾小剑将原有的线上零售平台,推买变成了优惠价的线下折扣店。不久之后,范志峰的团队创立了繁荣市场。

2020年夏季开始,一二线城市的商圈、公园、地铁站等红白黄门牌突出的折扣店,如好道、海特高等迅速出现。每次午休或下班时间,身穿红色围裙的店员都会在门口大喊“10% off”和“1 to 30% off”。

店内随处可见低价标语和海报。每个产品的标签上都详细列出了产品名称、零售价、当前价格的折扣等级、产品产地、有效期等信息。

最离谱的是价格。

5元元气林最便宜的时候才1元,原价7元的百欧尔饼干才2-3元。火锅和素锅,10元可以买一瓶进口红酒,多几元可以买肉海底捞甚至一盒进口面膜。

每个出店的人都背着满满一袋东西,总价几乎不超过一百。

低价优质的进口过期商品迅速吸引了大批年轻学生和白领,也为这种商业模式火了一把。

2021年全国超市整体表现不容乐观,整体销量将下降2.6%。超市百强企业中,销售额和门店数量同步增长,增幅超过5%的企业有11家,其中包括优惠价。

今年,好黛净增开291家门店,线下门店数量超过400家。Hi Tego也在全国开设了近200家门店。

根据艾瑞最新发布的报告,未来三年,食品行业将保持6%的增速,市场规模有望从2021年的318亿元扩大至401亿元。

主要临时商品连锁店快速扩张。两年时间,好贷完成5轮融资,盛世资本获得挑战者资本千万级投资。

无论是顾小健、范志峰还是其他参赛者,都想在疫情下在中国再造一个日本的堂吉诃德。

它是一个零售怪兽,成立于日本经济泡沫前夕。凭借超低的价格优惠,成就了31年业绩持续增长的神话。即使在日本“失去的20年”中,其营业收入也从未下降过。

但从一开始,国内的临时折扣店就和堂吉诃德不一样。

试用“无价”

楼春斌关于临时折扣店的故事还有另一个版本。此版本的开始时间比 2020 年要早得多,当时优惠很受欢迎。

2017年9月,楼春斌首家俏皮洋装进口食品折扣店登陆天津。还没开店,他和店员还在囤货,一大群人从门口冲了进来。70多平米的店面瞬间人满为患,每个货架前都有忙碌的清扫工。

低价本身比任何炒作都更有吸引力。印尼芝士玉米棒,0.2元/个。德国啤酒的单价不到2元。进口德国牛奶每箱只要29元。

这是天津第一家进口食品临时商店。楼春斌透露,当时进口食品主要在大型超市和进口超市销售,溢价率极高。从进入中国到销售给消费者,价格基本上涨。2-3次。

进口食品折扣店怎么开(
比国货更便宜的进口食品(1)(图))

他们可以把价格卖到市场价的50%。“超市电商不管卖多少,我们基本都是把价格除以二加一个零。”

即便如此,这家商店仍然有利可图。

利润来自糟糕的信息。

事实上,楼春斌早在2015年就开始了临时食品业务。

他们从之前在出口食品公司的工作经历中对这个行业有所了解。创业前,楼春斌是贝蒂斯橄榄油的省级销售经理。在此期间,他看到了太多低价出售的进口产品。

这些产品被称为报废或过期食品。进口食品的临时来源主要来自两个方面。

一方面,从国外进口食品需要几个月的时间,从订购到运输和销售需要很长时间。国内代理商或品牌商往往会误判市场,导致囤货,需要迅速解决临时库存问题。另一方面,通过电商等渠道下架的大型超市商品和滞销食品也将大量退货。所有这些商品最终都以极低的价格出售。

但实际上,很多产品距离保质期还有1/2时间,甚至更长。

业内默认规则是,电商仓库很少有保质期超过1/3的产品,大卖场会下架保质期超过2/3的产品。一些超市提高了食品准入标准,生产日期过半甚至三分之一以上的食品就不能再销售了。

楼春斌称当时的临时菜市场是“无价之宝”。商场超市拒之门外,没有定价,需求不大,价格由进货商议。

2015年,全国从事临时食品收购的企业不超过30家。市场供过于求,尾商出多少钱,供应商几乎可以接受,甚至欣喜若狂。

楼春斌记得,当时有供应商要涨价,几个参与端到端货收购的竞争对手甚至私下达成协议,不会开出高价。一方拿到货后,在内部消化。

当时,天津最大的两家经销商主动向楼春斌的公司抛了橄榄枝,表示有意抛售。

结果,楼春斌和他的朋友们买到的进口油比国产油便宜,有时店里的产品价格甚至低于大陆总代理的出厂价。

他们从微信上的网店起家进口食品折扣店怎么开,与饿了么等平台上的几家商场合作,再开淘宝网店。由于啤酒等产品的运费高昂,他们最终在天津和青岛开设了线下门店。

开店之初,产品价格大多比建议零售价低50%进口食品折扣店怎么开,而且日期越近折扣越大。啤酒过期前的最后一天,他以0.5元一瓶的价格卖掉,被阿姨当场包了起来。

楼春斌坦言:“我们以10%或20%的价格拿到货,50%的利润可以翻倍。40%和30%的价格我们也能赚钱。而且,只要价格便宜,没有卖不掉的产品。”

在他看来,这是一个信息贫乏的行业。

从2017年9月开第一家店到开第二家加盟店用了半年时间,加盟店“求之不得”。

来店里的顾客都认为这是一个商机,纷纷乞求加入。楼纯斌没有加盟计划,也没有加盟费的概念,不知道要收多少。对方依旧不死心:“那你想收多少就收多少,等标准统一了我就给你钱。”

2018年4月,对方支付了2万元的加盟费,开店的口号是:店里大部分产品卖不到一套煎饼。

在此期间,楼春斌也为好帅做了代理。当时的一笔好交易被称为 Push Push Buy。据楼春斌介绍,当时pushbuy里面没有货,也没有仓库。先是找到顾客,接到订单后,通过他们分发零食大礼包。几个月后,发现生意可行,然后线下推广pushbuy店。

微商模式的推购并没有流行起来,但楼春斌的公司已经还清了贷款,开始盈利。

当时,该公司拒绝了无数特许经营邀请和投资者准入。拒绝不是因为不缺钱,而是因为资金需求可以在可预见的未来加速钱。

“这更多是关于你的公司是否可以成倍增加数字。”

楼春斌和他的小伙伴们想做一个慢企业,做一个品质更可控的百年品牌,等到盈亏平衡的时候,就不再那么急于融资了。

至2019年底,笑话洋行在天津青岛开设近十家门店,年销售额达1000万元。

过期食品 5%

转折点也发生在今年。

楼春斌发现,新开的店赚不了多少钱,一些热门的进口食品品类也跟不上。进口牛奶和啤酒货架空空如也,无法补货。最后,货架上只能摆满一些国产品牌、杂牌、新日期。

同时,附近的同质店也越来越多。

到2020年,行业红利将开始明显消失。

Pushbuy转型了,优惠活动席卷全国。天津的临时店从一两家到几百家,现在有两三千家。全国有近万家打着“即食食品”之名的折扣店。

供需关系发生了变化,需求量增加了数千倍,食品供应商发来消息,成千上万的买家立即蜂拥而至。供应商重新获得了主导地位,他们等待尾随卖家出价,出价更高的人获胜。而大的连锁店为了拿到货愿意一次次抬高价格。

尾货买家不再有议价能力。同时,随着大数据的日益成熟,供应商对货源的把控更加精准,过时的货品数量有限。

楼春斌店里张俊雅的小丸子,原价0.8元进货,卖1.9元。今天,在众多经销商的参与下,进货价已经涨到了2.5元,超过了当年的价格。

1元德国啤酒涨至3元,2元进口巧克力6元收货,新日巧克力进价仅7元。在娄春斌看来,这样的廉价似乎有点鸡肋。

进口食品折扣店怎么开(
比国货更便宜的进口食品(1)(图))

顶级折扣连锁店进展顺利,获一轮融资,开上百家门店。其中,好卖从80万多的加盟费变成了34万的定金+1.98万的培训费。

据好代招商负责人介绍,好代店的月收入在60万到70万元之间,最差的也就是30万元。

同样是临时食品折扣店的楼春斌陷入了焦虑。附近同质化店铺越来越多,能抢到的进口临时食品越来越少,店铺销售额开始下滑甚至亏损。楼纯斌无缘无故开始胃痛。

“每天睁眼,5000块钱都没了。”

2021年新店开张时,楼春斌发现,采购订单中进口过期食品的比例只有5%左右,而在更多的同类型折扣店中,进口过期食品的比例甚至没有达到5%。

他还记得三年前这家店的采购单,当时进口商品的保质期比例是100%。

竞争之下,进货价越来越高,发货价越来越低,各家门店货架上进口食品越来越少,单店盈利能力越来越差。

在意识到利润率翻了一番之后,楼春斌决定结束创业。从2021年开始,店面租约到期后不再续租,门店将一一关闭。

最后一家自营店的租金一直到今年3月,但在春节前,楼春斌决定支付违约金,提前关店。

每天开店都在赔钱,而门店所在的苏宁家乐福本身也没有多少顾客。他担心自己再呆下去,只会失去更多。

当时,店面5公里范围内,还有两三家同质折扣店。覆盖率高、同质化问题日益突出。在北京,以望京SOHO为中心,500米范围内有3家临时折扣店。

商品琳琅满目,但5元的海底捞素食火锅和超低价的进口巧克力却一发不可收拾。面具从中世纪改为春雨,后来不知名的洋品牌占据了一大块展示橱窗。

有创业者想加盟,跑到天津、河北四处调研,发现所谓临时店的临时食品并不多,都是假货或者网红食品。

在北京的望京一代,折扣店的店员已经很久没有出去大喊大叫了。白领仍在准时营业,但购物袋中的物品数量正在减少。

张晓是好刀的忠实用户,每月扫货一次。后来,她买了风靡一时的薯片,决定换品牌。没想到,一个月后,她又从莱特那里买了一些酸酒。

她还记得那是一瓶元气森林,感觉味道不对。她仔细阅读了产品信息。这种饮料比下一家店便宜50美分,但保质期只有10天。

​在黑猫投诉方面,临时折扣店的霉变、异物、过期食品等投诉已达数百起。

临时折扣店的新业务

Good Deals 也在寻求转型。

娄春斌今年参观了天津万达的一家临时食品连锁店,对这家店进行了考察。他发现店里为数不多的进口过期食品真的很便宜,毛利率不超过16-17%。

“这家公司真是劫富济贫,只加了少量毛利打折信息,以批发价作为零售价卖给消费者,让他们去买点货。”

然而,极地地区即将到期的毛利商品,无疑只是吸引消费者进店的噱头。

过期产品只占当今特价商品的很小一部分。更多产品的保质期在一年之内,甚至还有很多常规产品在出厂后两个月内。

更多的产品仍然更便宜,但与 2020 年的 30% 折扣相比,现在许多产品便宜了 0.5 元至 2 元。

蒙牛、伊利、娃哈哈、元气森林等常年积压问题的产品,频繁出现在各大折扣店。不知名的国外品牌产品被摆在显眼的位置,比如马来西亚的Numbudh洗手液和Wanwan牛奶饮料,看似进口,但在电商平台上却没有。

一些折扣公司已经开始了自己的品牌。北京优品酷麦科技有限公司是Hi Tego品牌的子公司,注册了“木七七”、“强小鹿”等食品日化相关商标。“强小璐”的包装与网红产品“王小洛”高度相似。

盛世市场已成为元气森林等新消费品牌以及二、三线品牌的聚集地,营销费用成为该店的主要收入之一。不满意的消费者在防雷贴中直接将这些品牌称为“军工品牌”。

中国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鹏直言,如今的迫在眉睫的食品更多是一种引流工具,而毛利较高的二三线产品是集合店的主要项目。

除了转型,店家甚至还提出了提价的想法。热卖巴西巧克力饼干Cory售价10.3元,电商平台均价7.5元。Hi Tebu 以 7 元的价格出售希腊进口汽水 epsa,比网上价格高出 30%。

在娄春斌看来,快要到期的食品行业早在一年前就不存在了。他在各大平台分享了自己在临时店的创业经历。面对顾问,他最常说的一句话是:你自己做,不加入就行。

在他看来,中国零售店的尽头是夫妻店。如果两个人轮流,他们可以存活很长时间。链条一旦上链,人力和运输的成本就会计算出来,收益就会大不相同。

范志峰也直言:“如果临时食品店只卖临时的,那就是品牌方的下水道。”

不过,与优惠价占到期商品5%的交易不同,顾晓健、范志峰等创业者将目光投向了目标唐吉诃德门店,仍有30%-40%的到期、断货、有缺陷和停产的产品。.

而临时折扣店不做零售,怎么能拉开与零售店的差距?

笑话最后一家直营店关门后,楼纯斌化身视频知识博主试水,讲解自己熟悉的商业世界。

在视频中,他详细回顾了临时食品启动的开始和结束。他从不后悔关店,从不打算重返这个行业,从不留恋。

“就像你长了一个肿瘤,你通过手术把它切除了,你只会高兴和生气,你不注意自己的健康,你会不愿意吗?”

赞(0)
转载请注明出处:0512打折网 » 进口食品折扣店怎么开( 比国货更便宜的进口食品(1)(图))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