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访问

上海打折书店(上海近代海派民居的典型样本:衡山和集书店)

“它可以让魔都的生命,长久地燃烧出璀璨的夜光。”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张子彤上海报道

图说:横山和记书店(受访者供图)

进入恒福文化区,凤凰树遮天蔽日,树影随处可见。这是上海最浪漫、最不资本主义的地方之一。

位于横府文化区的横山坊是其中最丰富、最集中的地方。横山房由11栋独立的花园洋房和2排典型的上海新式民居组成。是上海现代海式民居的典型样本。这些老建筑一般建于上世纪30、40年代,堪称东西方建筑文化融合的缩影。酒吧、服装店、咖啡厅等业态散落于此,而与衡山坊相处时间最长的知名店就是“衡山合集”。

8月底,“横山和记”因租约到期即将关店的消息在网上流传开来。微博V“沐瑶”发文称“横汉河集要关门了?!整个梧桐区都将失去色彩……”这条微博下方,大家都怀念在横山和冀中度过的时光。

但事情发生了转机。9月10日,衡山河机公众号发布了一篇题为《九月,河机还活着》的文章,文中称,“徐汇区政府得知消息后,一直非常关注河机的存在(该店是关于关闭)。关心的是,最后时刻,业主上海恒富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再次主动讨论和记的未来……和记终于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可以继续驻扎在熟悉的数字路口。 “

无独有偶,去年9月宣布关闭,经营了十多年的复旦旧书店也在上个月宣布重新开站。开业当天,位于“网红街区”的大学路书店吸引了众多读者,但书店店长张强却显得十分淡定。“很多读者可能因为新店的开张而前来凑热闹,也有一些是过去的老读者。因为我们开张快一年了,他们对书籍的需求已经积累了很多,而且他们将在几天内释放它们。” 在张强看来,书店初期的表现并不正常,未来书店的表现如何还不得而知。

实体书店如何在电商与线下零售的双重鸿沟中生存下来,仍然是对每一位实体书店从业者的考验。正如横山禾基的店长小蝶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关不关店无所谓,最关键的问题是未来如何生存。”

销售业务承压

作为线下零售业态的重要组成部分,书店的经营业绩最先受到疫情的影响。

北京凯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发布的《2021年图书零售市场报告》显示,2021年图书零售市场中,销量前1%的图书品种将贡献近60%的总市值。代码杨(行业术语:所有书籍的总价)。2021年,实体店渠道将以主题出版图书带动,同比增长4.09%,麻洋规模212亿元。但与2019年相比上海打折书店,仍有31.09%的负增长。

张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疫情对复旦二手书店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外来客减少。“二手书店其实有很多稳定的国外客户,但疫情限制了跨省人流,也影响了我们的收入。” 他透露,2020年复旦二手书店的销售额下降了约五分之一。

上海打折书店(上海近代海派民居的典型样本:衡山和集书店)

横山和记的营业额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疫情影响。据和记品牌运营总监周晓琴介绍,疫情前横山和记的月营业额在50万-60万元左右徘徊。这也导致人员缩减。目前,横山和记店只有五名正式员工。这样的人力配置对于一家中型品牌书店来说无疑是比较紧张的。

除了独立书店,连锁书店也遭遇了“滑铁卢”。累计融资超过2.4亿元的延佑记书店,从去年开始就关闭了大量门店。据记者不完全统计,燕吉优天津和平大学悦城店、深圳白石洲南山店、KKMALL、竹子林旗下燕吉优店,以及西安燕吉优均于2021年底宣布关闭门店。

此外,投资1.4亿元,由日本著名设计师赤北千子设计的延吉优西安迈克中心旗舰店也在开业三年后转让给日本品牌茑屋书店。的商店。据相关媒体报道,截至去年8月,全国仅剩5家延吉优门店仍在营业。

实体书店行业在全球范围内忽冷忽热。台湾知名书店,众多文艺青年心中的“圣地”诚品生活也遭受了重大损失。根据其2022年二季度财报,公司单季度亏损7600万元。,每股亏损1.61元;上半年累计亏损1.45亿元,每股亏损3.08元。展望下半年,随着疫情放缓,人们重返篮筐,创新社区店陆续开张,OMO渠道下半年的表现会好过今年上半年。

在遭受疫情冲击的同时,电商渠道的低价围剿也给实体书店的业务带来压力。据了解,100减50的电商促销折扣,实际上已经让网络渠道的价格低于正常的图书进货价格。周晓芹坦言,如此低廉的价格透支了实体书店尤其是独立书店的活力,独立书店无法在价格上与之抗衡。

目标细分市场

迫于各方压力,书店从业者也在积极寻找自救之道。

业内普遍认为,识别独特的细分市场是打破传统实体书店局面的最有效方式。安徽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主席王民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传统实体书店大多销售各类图书,几乎面向所有人群。没有区别,很难形成强大的竞争点。

“这样的‘店家思维’过去行得通,但在当今消费升级的背景下,不同消费群体的需求差异很大,所以在当前形势下,书店需要找到一个精准的定位,为定位提供相应的为细分的人群提供产品和服务,形成自己独特的价值。”

作为一家独立书店,横山和记似乎在践行这一理念。走进店里,可以看到一排排的文学社科类书籍,但畅销书寥寥无几。周晓芹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是书店主动选择的结果。“我们店刚开始,一个成功的出版商联系我们,把我们的书放在店里的货架上,他们分批寄来打折,但我们也打包分批退回,不符合调性我们书店的。我们无法访问这本书。”

正如她所说,与其他书店相比,横山和记的选材独特新颖,从《POPEYE》《MONOCLE》等国外杂志,到《数外》《好朋友》等国内老牌杂志,应有尽有。 ,横山河机。藏书以自己的风格展示。

但同时,在一定程度上,“高低不一”的产品选择也加大了书店的库存压力。周晓芹坦言,从商业角度来说,他肯定会选择周转率更高的书籍来展示,但和记希望打造的不仅仅是书店,而是文化空间。“如果我们按照快消品的思维来经营和收藏,那么我们可以直接在门口陈列前50本书籍,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但我们不认为书店仅限于此,我们有对读者的责任,对社会的传播美学,表达美学。”

与横山和记的“文迷”相比,复旦旧书店的气质更像一个博学的书生。张强透露,书店近60%的书籍是学术书籍。谈及这些书籍的来源,张强表示自己有一个稳定的进书渠道。“这些二手书商大多是和我关系稳定的学者,很多复旦退休老先生都有我的电话号码,如果他们需要处理书籍,一般都会第一时间联系我。”

而这些二手书在货源和质量上也是有保障的。张强说,由于这些书大多是学者多年收藏,他在先买的时候对选书有很好的控制力。

延伸功能,塑造“文化空间”

事实上,书店从业者除了瞄准细分市场,也在深挖书店线下空间的潜力,从消费者的体验出发,赢得自己的生存空间。

在王敏看来,虽然书店一直承载着文化传播的重要功能,但很多书店并没有被打造成为文化体验的空间,而更多是卖书的场所,没有任何深厚的文化底蕴。内涵。他认为,实体书店的转型思路之一是“文化+书店”,打造文化空间,提升消费者体验。

正如王敏所说,将书店延伸为“文化空间”,成为线下图书零售行业的又一转型路径。以拥有近60%学术书籍的复旦旧书店为例,附近高校的地理位置吸引了众多学者和学生流连于书店。同时,张强在书店的陈列上更是别出心裁,专门设置了一个展区,陈列珍稀珍本书籍,这些都是张强多年来收藏的。

纵观这些藏品,有很多清乾隆时期的木刻版,有民国时期的旧报刊,还有各种旧照片和旧书签。对此,张强解释说,“设立这个展区是有原因的,之前有附近大学中文系的学生来买书,聊天的时候发现分不清铅印和激光照排。当时我觉得做一些基础的、普世的知识普及,对于一个书店来说还是很重要的。”

周晓芹还表达了要把书店打造成“美育之地”的愿望。她透露,恒山和吉仔未来计划围绕影视剧等主题推出一系列书单。该建筑邀请部分艺术家展示作品,既促进和培养了艺术家,也提升了书店的整体文化氛围和读者体验。

在打造文化空间的同时,实体书店也在积极探索线上渠道。周晓芹告诉记者,横山禾际还没有布局线上电商渠道,但有计划。“我们不会把书店里的所有书都搬到网上,而是定期在公众号上推荐书单,在匹配书单推荐的情况下,把对应的书放到电商平台上销售。 ” 周晓芹透露,随着网上商城的逐步完善,未来,方所和和记品牌旗下各店特色书单所对应的图书将全部上架。

此外,诚品生活还宣布2020年成立业务应用与创新技术中心,负责线上相关应用的研发,并推出诚品在线和诚品人App。自2020年3月20日起,上海大印书店也选择与“饿了么”平台合作,推出店内“图书、文创用品、饮品、零食”线上外卖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政府也在努力支持实体书店的发展。2021年,上海市出台《关于在上海推进全民阅读的实施意见》,要求扶持一批知名度高、创新发展能力强、特色鲜明、特色突出的品牌。一家具有主导作用的实体书店。支持实体书店拓展常态化阅读服务空间,积极开展公益讲座、读书会、文化沙龙、新书发布会等阅读活动和惠民文化活动。

事实上,不少书店从业者在采访中坦言,无论用什么渠道自救,图书销售仍然是书店的根基。根据中国图书出版行业协会和百岛新出版研究院发布的《2020-2021年中国实体书店行业报告》,在当前实体书店整体收入结构中,图书销售仍是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在2020年调查的书店中,占图书销售收入100%的实体书店共计24家,占图书销售收入50-79%的实体书店也达到近1家/3。

过去一年,由于疫情等方面的影响,实体书店的经营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在接受调查的书店中,约70%的书店表示销售收入同比下降。即使其他销售收入增加,增长率也大多为5%。下面,只有一个同比增长超过50%。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金钱之外,这些书店从业者似乎寄予了更多的希望和期待。正如衡山和记在给读者的信中所说上海打折书店,这些书店的坚持和陪伴,“可以让魔都的生活成为一盏很长的夜灯”。

赞(0)
转载请注明出处:0512打折网 » 上海打折书店(上海近代海派民居的典型样本:衡山和集书店)
分享到: 更多 (0)